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刘氏-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穿越变农女   时至初秋,绵密的细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一阵风吹过,凉意更浓。   河湾村一…
更新到:第七章 清者须自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2 19:01:0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穿越变农女 更新时间:2021-06-02 19:01:03
第二章 深感家温暖 更新时间:2021-06-02 19:01:03
第三章 既来则安之 更新时间:2021-06-02 19:01:03
第四章 了解大环境 更新时间:2021-06-02 19:01:03
第五章 生财须有道 更新时间:2021-06-02 19:01:03
第六章 红木雕挂坠 更新时间:2021-06-02 19:01:03
第七章 清者须自清 更新时间:2021-06-02 19:01:03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穿越变农女

  时至初秋,绵密的细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一阵风吹过,凉意更浓。

  河湾村一户大院很是显眼,正面是青砖瓦房,东西各有一处石头砌成的厢房,西厢相对狭小,在这院子里显得落魄了些。

  上房内布置规矩,靠南窗那面是一铺大炕,炕梢一个四开门的小炕柜,柜上是叠放整齐的被褥,挨着炕柜的是一对红木的对箱,边上是一个木头衣柜,靠北窗一面是一套不新不旧的八仙桌椅。

  此时地中间跪着这玄家的长媳刘氏,她一身粗布衣衫还挂着几块补丁,腹部高高隆起,看得出身怀六甲了,头发仅用一根木簪子挽起,此时很是凌乱。

  那妇人哭的撕心裂肺已经看不出本来面貌了,怀里还抱着一个十岁出头,且浑身湿透了的小女孩,女孩长得面向清秀,可气息微弱。

  边上跪着玄家长子玄文涛,他浑身也是湿漉漉的,却生得剑眉星目,一看就是正直的,此时他已是泪流满面:“娘,求求你,给妙儿找个郎中再看看吧。”

  在这夫妻边上还有两个男孩,大的是十四岁玄安睿,玄家第三代男孩里排行老二,熟人称他玄二郎。小的七岁玄安浩,人称玄四郎,二人穿的不好,可是都是干净整齐。

  兄弟两也不住的往地上磕头:“求祖母给妹妹(姐姐)找个郎中吧。”

  在炕头的一个小垫子上,盘腿坐着的老太太便是这家的当家祖母马氏,马氏年岁不小了,却穿的是件大红的斜襟缎子短衫,头上擦着一根银簪子,脸上好像还擦了粉,白的像个鬼,面部没有表情。

  说话时好像连嘴部的肌肉都不曾牵动,声音冰冷:“我虽然是后娘,可是这些年我自问良心不曾亏待过你,那妙丫头偷了银子买画纸,我这做祖母的不过说了几句,她就跳河了,这让外人见了还不知道如何说我虐待你们呢,她肚子里的水都控干了,能不能挺过去是靠她自己,请郎中有什么用。”

  一席话说完,马氏的表情仍旧没有变过,让人看不出喜怒,她身边坐着自己的小女儿玄宝珠,十五六的样子,与她长得有几分像,也是抹了粉的大白脸,她没出声,冷眼看着还一脸不耐烦。

  刘氏挺着肚子,看着有些抱不住怀里的孩子,哭着道:“娘不要冤枉妙儿,妙儿是拿了我的嫁妆镯子去当了,换的银子买的画纸,不是偷的银子。”

  身边的玄安睿担心娘抱不住妹妹,紧着用手帮刘氏托着女孩瘦小的身子。

  此时躺在妇人怀里的玄妙儿只是觉得头疼欲裂,一时不知道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这是怎么了?

  她记得自己今日陪着导师去参加一个古画展,自己在校时就是导师的得意学生,不仅是画的好,主要是记忆力超强,人称活相机。

  很多展览不允许拍照,导师就会拉上她,让她看上小半天,回来怎么也能临摹的八九不离十。

  这都工作几年了,不过和导师的关系倒是依旧那样,今日导师看好的是张羊皮卷的藏宝图,只有其中一块,但是导师就是喜欢的不得了,这不今日回到家里,她就开始连夜给导师临摹那藏宝图,只是很累就睡了,再次醒来怎么就到了这?

  她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很沉,既然睁不开眼,动不了,就再躺一会吧,也许睡一觉就回去了,或许这只是个梦呢。

  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就被她否定了,因为抱着她的女人和身边的两个男孩,都在晃她,让她觉得有点晕。

  “我看这丫头是没气了,这么小还是个丫头也不能入主坟,一会天黑了,大哥大嫂赶紧找个席子给她卷上,扔后山去,省的晦气。”一个女人的粗大嗓门传了过来,这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女子就是四房媳妇王氏。

  “我们妙儿还热乎的呢,不能死,四弟妹你别乱说话。”那抱着玄妙儿的妇女带着哭腔嘶吼着,不过她这么用力,也没有那个王氏声音一半大。

  这时候靠在八仙桌边上的一个小眼睛,身材瘦小,但是衣着还算是体面的男子,砸了咂嘴:“呦,大嫂,我媳妇也是说句实话,这都从河里捞上来多久了,再过会都该硬了。”玄家老四玄文信冷言冷语的道。

  玄文信身边还有两个半大小子,贼眉鼠眼的是三郎玄安本,挂着两条过了嘴的鼻涕的是五郎玄安旭,都是玄文信的儿子,两孩子没心没肺的笑着,好像在看戏。

  玄妙儿有点担心自己再不醒,真的就被扔后山去了,她使出所有力气,手指才能微微抬动。

  这个微小的动作竟然被玄连睿扑捉在眼里,他拉着玄妙儿的手喊:“妹妹手动了,妹妹没死。”

  这么一喊,地上的一家人都兴奋起来,围着玄妙儿喜极而泣。

  这时候门外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随后一个急切的声音:“大哥,我去二大爷家找到爹,给妙儿请了李郎中,快让郎中给妙儿看看。”玄文江拉着一个背着药箱的郎中跑进来,身后还跟着玄老爷子。

  玄老爷子一身清布衣衫,尽管破旧但没有补丁,此时脸上全是怒气,指着炕上的马氏怒问:“这孩子都这样了,要不是老二去找我,我都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马氏仍旧没有表情,动了动嘴:“也不是我把她扔河里的。”

  那李郎中皱着眉头没有说话,放下药箱子,先来看玄妙儿。他诊了脉,又看了看玄妙儿的眼睛和嘴巴里,才松了口气:“没什么事了,就是这孩子太虚弱了,我先给开几副药,这孩子以后得好好补补。”

  玄文涛一家赶紧千恩万谢李郎中,李郎中看着这么狼狈的一家,心里也是可怜,这后娘终究是不如亲娘,看着这玄老大家的穿着,再看其他人的穿戴不言而喻。

  还有那瞎了一只眼的老二玄文江都三十多了,还是光棍呢,要不是这后娘当初让四岁的玄老二去喂鸡,也不能让公鸡叨瞎了一只眼睛,不过自己是外人,只能医药费上少些,让他们少被马氏骂几句。

  听了这话,玄老爷子赶紧先应下:“谢谢李郎中,那赶紧开药方吧,我这马上让老二去抓药。”

  李郎中坐到八仙桌边上,写了一张药方,交给了玄文江,他也知道这药方要是给了别人,估计这药都不一定能抓全了,这家里也就这亲兄弟两能互相帮衬着。

  玄老爷子看着炕上的马氏:“快点给老二拿银子,去抓药。”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