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太上逍遥决
太上逍遥决

太上逍遥决李氏-著

13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宗族殿外仙师来   除夕之夜,鞭炮声声,正是人们送走旧年忧伤,迎来新年吉利的好时光。家家户户…
更新到:第七章 枯木之陌初炼体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3 17:58:0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宗族殿外仙师来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01
第二章 上九品五行灵根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01
第三章 至宗门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01
第四章 问心路上问道心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01
第五章 天降异象得奇钟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01
第六章 奇获《太上锻体决》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01
第七章 枯木之陌初炼体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01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宗族殿外仙师来

  除夕之夜,鞭炮声声,正是人们送走旧年忧伤,迎来新年吉利的好时光。家家户户尽情享受着辞旧迎新的喜悦,只待开开心心地吃上一桌年夜饭,彼此祝愿新年吉利。

  唐国的西方的一处偏僻小村,一户三口之家,一家人似在喜悦中焦急地等待着什么,入夜了门还开着,任由冬风往家门里吹。家中唯一的男孩在门槛上坐着,双目紧紧望着村前的那条小道,小身子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冻得发红的脸蛋上写满期待。

  鞭炮的火光将漆黑的夜晚照亮,村前的那条小路上驶来一辆马车,依稀听得驾车人赶马的声音。只听得小男孩转脸向坐在堂上的父亲叫了声“爹爹,小叔到了”,接着就欢快地迎向寒风中的马车,边跑边喊着小叔。

  马车进村,车上走下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脸上不怒自威,穿着富贵大方,哈哈大笑中抱起小男孩,“逍遥,长高了,也结实了,想小叔了没有?”

  “嗯,小叔,逍遥想你,等你好长时间了。娘早就把饭煮熟了,都在锅里烫着,只等你到便开饭了!”

  进得堂前,中年男子招呼赶车人回家过年后,顺势放下小孩,对着坐在堂上抽着旱烟管的男子叫了声“大哥”,接着将门关好。适时厨房出来一妇人,穿着朴素端庄,手里端着两盘菜,对着他笑着说“叔叔回来了,夜里寒气重,先用备好的热水洗把脸,准备吃饭!”

  小叔应了声“誒”后,接过小孩递来的脸盘擦擦脸,坐上桌,一家人吃饭。

  “大哥、大嫂,过了年逍遥就八岁了,这孩子聪明懂事,身子骨也壮实,读书练武都是好坯子。我听私塾的先生说他书读得好,好好教着说不得有大出息,在这偏僻的村子上呆着却是不行,私塾的先生已经教不了他什么了,得上城里找个好先生教教。练武也是不成,没个好师傅带着。你们也得为他的将来好好考虑一下了,别委屈了这孩子,总不能跟着大哥你干一辈子木匠活吧。过了年你们一家子就搬到城里跟我同住吧,找几个好师傅,念书练武都不落下。”

  小孩他爹重重的吸了口旱烟,道:“老四,你也是知道我的。当初爹爹过世的时候,老二老三那两个作孽的借着他们媳妇娘家的势力,又串通了族里的人,生生说是我害了病重的爹爹。他们俩独吞了爹爹遗产,又生生将我逼出家门,我们一家靠着你的接济才活下来。这些年我也活明白了,不想亲兄弟争得死去活来,可再也不想回去了!我跟你大嫂商量过了,让逍遥跟着你去吧,过年过节的你把他送回来给我们看看也就是了。”

  “这样也好。不过大哥,你虽然不想回宗族,不过有件事我还是得跟你说,你听了在决定是否回去吧。”

  “何事?”逍遥他爹问道。

  “明天就是五行宗的仙师们给不满十岁的小孩们测灵根的日子,不管怎么说,若是逍遥能得仙师眷顾入得仙门,那可是了不得的福分。从此可就一飞冲天,再不似我等在凡世里苦苦挣扎一生,岂不是好?虽说此事希望渺茫,但你再不愿也得**里试试,只当是为了逍遥这孩子啊!”小叔劝道。

  逍遥他爹恍然记起此事,急急言道:“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五行宗的仙师们二十年来一次,招收凡间有灵根的孩子充实宗门。我们李家自老祖拜入五行宗后,蒙老祖庇佑,每次最多可以送三个有灵根的孩子去修仙。若是有灵根的孩子多了,便由族里议定哪三个孩子去。长房为老祖嫡传,总是有一个固定名额的!”

  “是啊。大哥,你乃是长房嫡子,逍遥是爹爹的长孙,只要逍遥被测出有灵根,肯定可以进入仙门的。”小叔附和着。

  “嗯,我说的我知道了,可这事你帮着办了不就好了吗?何必要我会宗族啊?”逍遥他爹问道。

  “哦,大哥恐怕还不知道吧,前些年仙门里传来消息,说是老祖坐化了!这没了老祖的庇护,仙门指不定会少给些名额,所以为了保险,你最好是回去一趟。”

  “哎,为了逍遥这孩子,说不得我要**里一试了,若是逍遥能成,也不枉我放下这张老脸。”

  “正是这个理,当初老二老三干的龌龊事,族里又有几个不知?只是他们势力太大,没人敢提罢了。如今族里明白事理的人还是有的,我已经联系了一些人,到时候在仙师面前说和,只要逍遥有修仙的灵根,必定让他进入仙门。”

  翌日天还没亮,顾不上吃早饭,兄弟二人带着小逍遥往城里赶,日上三竿便到了城里。

  李氏宗族被老祖护佑数百年,在城里早已是最大的势力。李氏宗族的居住地足足占了城里的四分之一,远远的便能看到李氏宗族的大排坊群,排坊过后是一个气派的大殿,李氏宗族平日就在那议宗族大事。当初逍遥的爷爷过世的时候,他爹就是在那里被人当场陷害,被赶出了祖屋大院。他爹气不过,没有在族里造房子住,直接搬到了现今住的地方,并说过一世都不会**里。如今回到这,正是百感交集。他小叔拍了拍他爹的肩膀,牵着逍遥缓缓向那大殿走去。

  一入殿门,族人看到他小叔都是热情地打着招呼,一看到逍遥父子二人却是表情不一,不屑者有之,同情者有之,诧异者有之,个别过来打招呼的亦有之,一时间议论纷纷。坐在殿前太师椅上的中年男子看到他父子二人,“哟哟,这不是大哥吗?不是说了一世不回宗族的吗?如今又脸巴巴地赶回来,你还真有骨气啊,爹爹英明一世,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呢!”

  “老二,当初是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族里知情的老人更是不少,你说这些个话也不害臊。这些年没有爹爹的遗产我一家人也是活得好好的,我也不在乎是谁得的,不想跟你吵。今天我来是请仙师为我儿逍遥测灵根的。来,逍遥,见过你二叔。”说话间指着另一个坐在殿上的中年人说道:“这是你三叔。”

  逍遥正待行礼,他三叔说道:“这便是你的儿子啊?我说大哥,你如今已不是我族里的人,怎好带着儿子跑到我李氏宗族来测灵根呢?族里的名额可是有限的,没多余的便宜外人!”

  逍遥小叔听了这话,当即说道:“三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大哥不是族里的人是什么个意思?当初大哥离开宗族是他为人大度,不愿祸起萧墙,才自愿搬出宗族的。宗族里一直留着块地给他建房,族谱里也一直都有大哥一家的名号,虽说二哥如今当上族长,可大哥还是我们这一支的长房,逍遥得一个入仙门的名额名正言顺!”

  说完族里的一些老人、长者纷纷应是,却是他小叔事先联系好了的缘故。逍遥他爹当即对发言的老人、长者们行礼。

  他二叔见老三吃了憋,看情势老四也是为今日之事做足了功课,不让逍遥测灵根是不可能的,于是接了话茬说道:“我身为族长,必得秉公办事。既然这么多老人、长者同意,做弟弟的也念你这么多年自力更生,没坏了宗门名声,自也不会故意为难你。修仙者天资要求甚高,自我李氏宗族老祖因身怀中六品灵根,机缘巧合下入得仙门后,蒙老祖护佑,每年均有三个入门名额分派到我族。但数百年来,我李族再无一人入得仙门,这事哪是你想的那般容易!如今老祖身死道消,没了他老人家的护佑,这事只怕更难成,这名额说不得要少了。但这只要你家孩儿身怀灵根,我自是不会故意阻难,不过你这也终究也只是痴心妄想罢了。”

  “是啊,他家孩儿土里土气的,一看就不是修仙的料子。哪像族长家的孩子李俊,跟这孩子一般大,却是俊俏异常,又兼天资聪颖。五行宗的一位长老来我族报老祖死讯时顺道看过,已经收了做记名弟子,只待这次一并带回仙门正式拜师呢,这可是我族自老祖以后的最大喜事!这俩孩子比较起来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孩子估计是不成的!”

  其余人听了,都纷纷向逍遥二叔祝贺,一个一个都跟着将这话说了一遍。正巧一俊俏男孩,如玉石雕就,对着逍遥说道:“你就是大伯的孩子啊,看你这傻里傻气的模样还想修仙?我爹说了,你爹不是个好的,跟他没法比,我看你也跟你爹差不多。跟我比?我可是被仙门长老收做徒弟的,入了宗门地位还在一般弟子之上,你拿什么跟我比!还是赶紧回家学着你爹的木匠活吧。”

  “小小年纪,怎学得如此刻薄?他可是你堂哥?你就是这样不分尊卑、不敬兄长的?”却是逍遥他小叔气不过,大声吼道。他小叔这些年在外跑生意,得了不少银钱,在族里帮扶弱小,得了名声。这一呼喝更是威势十足,李俊硬是不敢顶嘴,只是小声地回道“他比我大不了多少,有不似我能入了仙门,怎的配当我哥哥,年纪大些罢了,有什么用?”

  他小叔正待发作,却听得有人喊着“仙师来了”,回头一看,只见殿外天上高空中一条大船乘风而来。船身有如一条天外五彩神龙,龙尾处彩带飘洒,令人目眩神迷;船头一双龙眼光华流转,不怒自威;龙嘴大开,口中龙珠灿烂夺目,真真是仙家手段!甲板上好似站着二个年轻修士,近前一览,二人生得风流倜傥,潇洒俊秀,清逸出尘,不似凡间人,恰似山中仙。二个修士俱是一身道装,头扎道稽、身穿道袍,道袍泛着五彩,与大船外五彩光芒如出一侧,道袍胸前绣有一圆环状标志,圆环亦成五彩之色,正是五行宗的独有标志五行环。

  船速如电,前一刻似还在远空,下一秒就待了殿前广场之上。只见二人脚尖轻点,身子便如柳絮般离开甲板,飘然落地。其中一男修士对着还在空中的大船手捏法决,大船紧跟着不停旋转,边旋转边向着这男修士飘来,同时不停变小,及至手中,大船变成巴掌大小,被男修士握在掌心。这一番变化看得人人欣然神往,一时间心慕仙道无限。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