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锦绣如心
锦绣如心

锦绣如心陈默-著

12人在追
精彩节选 001.江西初遇   咸通五年,夏末。   近秋的雨夹带着沁人的寒意,已是落了好几日。隔着细雨的帘幕…
更新到:004.大婚之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3 17:58:2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001.江西初遇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29
002.临终交付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29
003.返回长安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29
004.咫尺天涯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29
001.绣画轩主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29
003.起事之因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29
004.大婚之日 更新时间:2021-06-03 17:58:29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001.江西初遇

  咸通五年,夏末。

  近秋的雨夹带着沁人的寒意,已是落了好几日。隔着细雨的帘幕,远处的渔灯摇晃着,扩散着星星点点的光线,像是照在了身边,带着淡淡的温暖。

  撑起的木竹窗之内,细雨带着泥土的清香飘散在屋子里面。

  小男孩趴在窗前,拭干脸上的雨滴,转头轻唤:“娘。外面的雨下大了。”

  他的母亲微笑着看着他,招手,“默儿。来看看合不合适。”

  “嗯。”陈默跑过来,接过娘递过来的新布衣,穿在身上。扣上盘扣,胳膊伸开,很合适。

  布衣的衣襟用了浅灰色的棉线纹了一层薄薄的缘边,合口处,绣上了小团的叶子,因为没有绿线,叶子是用红黄相间的线穿起来的。虽然看来不那么和谐,一针一线却是丝密有致,在烛光之下,显出几分柔软。

  陈默忽然想起了一个成语。

  锦绣江山。

  以前听到先生提起过,锦绣万里好,江山几重艳。

  “娘。锦绣江山是什么意思?”他问道。

  烛光在清风的吹拂中,摇曳着,光线也就有些暗了。

  看着小男孩的脸上不解的神情,榻上半卧着的妇人不由得哽了喉,呆滞半响,才道:“默儿……你问这做什么?”

  嗓音有些沙哑,像一只惊弓的鸟。

  “没……”陈默住了口。

  他的母亲怔了怔,想了想,才开了口道:“锦绣是指漂亮鲜艳的丝织缎子。现在我们生长的地方,数朝数代绵延着,一直流传到我们大唐,才有了这样兴盛昌隆的日子。从盘古开天辟地到炎帝黄帝于中原繁衍生息,从夏商蛮荒再到魏晋风liu,我们泱泱华夏虽然历经战乱和炮火,却依然繁茂,依然美丽。就像新织出的锦绣,鲜艳,而充满了生机。所以,我们便把神州浩土之上的大好胜景形容为锦绣江山。”

  “我听先生说。现在我们大唐已是走向了末路了,是吗?”

  “嘘——”妇人的指尖轻抵下唇,“不要乱说。”

  “先生还说,自古红颜多祸水。江山若锦,终是要由女人来裁缝的……”

  他的母亲摇头,叹息一声,道:“女人其实才是这世间最可怜的,无论是在宫廷之内还是在民间。她们流落市井,要么听命他人,要么只能以色示人;她们幸存于皇城,大多数凄苦终老,运气好的,守着子嗣得以善果,而若是有了自己的半点儿主意,希冀zhan有自己唯一的幸福,就会被后人唾骂为祸水。”

  “就像妲己?”

  “还有先朝自缢于马嵬坡的杨贵妃……多了,多了……数都数不完的……”

  陈默轻轻笑着,“娘,我要是做了皇帝,就只娶一个,并且今生今世只此一个。”

  听到这句话,他的母亲原本是应该付之一笑的,此刻却板起了脸来,怔了半响,“默儿……你说什么?”

  “我要是做了皇帝……”

  他的母亲猛然抬头,望着小男孩认真的眉眼。

  一灯如豆,微暗。

  陈默衣襟上纹着的叶子一片攀沿着一片,枝蔓蜿蜒,绣线红黄相间,宛若一条飞腾在他脖颈之间的龙。

  陈默感觉到了母亲的不安,蓦然抬起脸来。那样棱角分明的轮廓,那样认真的神色,还有,板直的身子透露出的……遮掩不住的皇家的威仪。

  妇人望着,身形不由得一震。没有稳住,大咳出声。

  “娘!”陈默扶住他的母亲,手轻拍着母亲的背,一下,两下,三下……直到母亲的呼吸渐渐平缓。

  妇人感受到后背之上,隔着衣服也能够体会到得坚定和温暖,心上一痛,湿了眼角。摆了摆手,“我没事的。”

  “我去端药。”

  指节由于握得太过用力已是泛起了白,妇人扳着床沿,伏在床沿之上,眼眶一热,泪水顺眼角留下。

  七年了,养了他整整七年了啊。从呱呱坠地不久就将他抱走,一直到现在长成稳重坚毅的少年。她之于他,就算没有血浓于水的亲情,但朝夕相伴哺育抚养的心血还是难以割舍的啊。

  是不是,已经到了将他的身世说出来的时候?

  还是……天命如此?

  缓缓的从袖中取出一枚玉佩。玉佩雕花纹龙,大红流苏的绳结处,亦是黄线做绣,纹着隶书的静字。

  “娘。吃药了。”

  男孩的身影将妇人的思绪打断,妇人慌张掩住玉佩,扯过被子,却没想到用力过大,指甲勾住了被子上的线头,用劲一拉,牵连着五经八脉的痛。“咳咳……”妇人没能直起身子,俯倒在了被褥之上,身旁咳出的淤血,在被褥之上铺散开一抹殷红。

  “娘!”男孩放下药碗,奔至床沿,扶起母亲,急急的扯过木枕,掖好被褥,“我去寻大夫!”

  小手拂过被褥边缘,被大手扯住。

  “不要……娘有话和你说……”

  “娘。我马上就回来,很快的。”

  妇人这才松开手,缓缓的缩回胳膊,转过头。

  外面的雨不大,淅沥沥的水珠在雨伞的周围圈成一帘如梦似幻的水幕圈。微微泛着凉意的轻风袭来,夹带着水汽,在他眼前氤氲了一片飘渺的薄雾。

  医馆已经关门,屋檐之下,灯笼微明的灯光隔着水雾,渲染出一片昏黄。

  陈默走近,准备敲门试试看。

  “你要求医哦。”一声清脆的童音在身后想起。

  他转身,一个身着淡粉色衣裙的小女孩合上大大的雨伞,微笑甜美,“这里已经关门了。你要求医的话,我爹爹也会医术的,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这才注意到,女孩的身边,一个中年男子牵着她。

  陈默点头,拱手而谢:“那麻烦叔叔了。”

  小女孩眨巴眼睛,嘟着嘴,不满道:“还有我呢。”

  陈默笑:“谢谢小妹妹。”

  “我不叫小妹妹。”

  “……”

  “叫我阿心。”

  “好。”

  “嘻嘻……那就叫吧。”

  “谢谢阿心。”

  小女孩笑得眉眼弯弯,轻轻摆手,

  “阿心!休要胡闹!”中年男子声音低沉,却是毫无粗豪之风,“小少爷,我这丫头不懂事,还请见谅。”

  “我哪里有不懂事。”小女孩从中年男子大大的雨伞下跑出,探进陈默的伞中,对着陈默道,“我们两个共撑一把伞好不好?”

  陈默侧目,小女孩淡粉色的棉衫于伞之下,裙裾轻漾。粉扑扑的小脸蛋两抹淡红,呼吸细密,带着不平稳的娇喘,似是因为步伐快的缘故。

  “你在看什么呢?”女孩忽闪着大眼睛看他。

  “没……”陈默撇过头去,“你冷不冷?”

  她凑近他,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温暖的气息:“还好。”

  “很快就到了。”

  “哦。”

  “就在那边,这里可以望得到……”

  雨势渐大,瓢泼的大雨淹没了稀薄的月光,小镇街道两边的店铺全部都关了门,熄了灯。

  小镇被寒意和黑暗笼罩。

  不大的雨伞却好像有了仙法,护着他和她。甚至让他觉得心里亮堂堂的。身旁的这个小女孩,也像是旧时相识,甜美的笑容里,有着某种恬静而又熟悉的味道。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