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反派女帝和主角HE了
穿书后反派女帝和主角HE了

穿书后反派女帝和主角HE了天澜纸鸢-著

14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穿书反派 “萧姒锦,你愚弄群臣,偷得这皇帝位十载,德行有失,你不配!” 一声厉喝,伴随着玉碎…
更新到:第5章 活,我还不想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25 12:07: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穿书反派 更新时间:2021-05-25 12:07:40
第2章 相见 更新时间:2021-05-25 12:07:40
第3章 狗咬狗 更新时间:2021-05-25 12:07:40
第4章 救了他 更新时间:2021-05-25 12:07:40
第5章 活,我还不想死 更新时间:2021-05-25 12:07:4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穿书反派

“萧姒锦,你愚弄群臣,偷得这皇帝位十载,德行有失,你不配!”

一声厉喝,伴随着玉碎,珠玉滚落的声响,声声砸落入心间,刮得人心口生疼。模糊的光影之下,是南国摄政王萧景华从眼前拂开的玄色衣诀,以及那决绝离开的背影。

“你站住。”身着繁重皇帝朝服的萧姒锦,看着地上被他摔得粉碎的信物,压下口中腥甜,笑出声,“不配为帝?那摄政王,你觉得谁配?”

她垂了眸子目光扫向一旁的面露得意笑容的女子,再次出声,“是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还是你自己?”

“皇姐,你是在装傻吗?”萧锦容掩唇轻笑,“景华哥哥帮的当然是我,当年你我双生,我才应该是皇位的继承人,而你才是那个跳梁小丑是那个不详之子!是你抢了我的皇位,抢了我的景华哥哥,你该死!”

萧锦容抬手握紧了身侧背对着她而站的男人的手,靠上前去,姿态亲昵,“萧姒锦,你已经身重剧毒是强弩之末,我的人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今天你是插翅也难飞!”

萧姒锦扣紧了桌角,看着萧景华的背影冷笑出声,“所以,你信她不信朕,还要连同这个女人一起,来杀朕。”

桌子上的奏章都被挥倒在地上,萧姒锦双手撑在桌角吐了一口血,“萧景华,朕就算路边捡一条狗都会学着感恩?朕救你于水火,让你冠以朕姓,你便是如此报答朕的?试问,你配吗?!”

溺水一般的窒息感带着锥心刺骨的疼痛让萧姒锦猛地从床榻上坐起身,入眼,是明德宫恢宏大气的穹顶,翻飞舞动着的销金帐帘。

“陛下?您又做噩梦了吗?”殿内随侍的大太监福恩躬身而入,跪倒在帘幔之外。

屋外雨声淅沥,萧姒锦轻喘了一口气冲人抬了手揉上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这梦扰的人困倦得很,跟这雨一样。”

算算日子,这是她重生后的第三天。

萧姒锦死后灵魂游荡在混沌从天上掉下来一本书,一本名为《衍生之逆天狂帝》的书。

衍生什么她不懂,书中内容倒是清楚的很,总结下来就是一篇男频种马文。

而她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竟然是书中的世界。在书中她是令人唾骂的反派女帝,是阻挡苏景华这个男主晋升的绊脚石。而萧锦容是男主心头白月光,在苏景华登临帝位后成为他后宫唯一正妻。

而她书中反派,她的死换得就是一句:大快人心。

但是现在,她重生了,重生到了南国天元两年夏。

这个时候她女扮男装为帝的身份还未被揭穿,那个日后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此时还在张沛府上当家奴等着她去拯救。

反派是吗?

凭什么她萧姒锦的命运要被一本书左右?凭什么她就不能反了这天?

这一世欺她的她要欺回来,至于摄政王她要狠狠的羞辱他,践踏他!

身后的福恩悄悄看了一眼萧姒锦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出声,“陛下,可是老奴手重了?”

“不。”萧姒锦睁开眼,嘴角的笑意未减,“福恩的手艺很好,朕头不疼了。”

福恩打从小就服侍这个主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面前的这位,似乎是从三天前开始,就变得让人更加难以捉摸了。

福恩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到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福恩。”

萧姒锦突然想到了什么,冲着轻唤出声,“张沛张侯最近是不是病了?”

福恩回身冲着人行了一礼,“回陛下,张侯半月前便已经告了假。”

“是吗?”萧姒锦蹙了眉头,叹了一口气,“朕最近真的是忙糊涂了,一晃眼张侯都病了这么久了。”

萧姒锦赶忙抬手吩咐,“张侯为南国鞠躬尽瘁,这病了,朕岂能不去探望?福恩,你安排下去,明日朕便去张侯府上探望探望。”

陛下前几天似乎还骂了张侯佞臣当道。

福恩生怕做错了事情,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陛下……那需要现在就去通知张侯那边您明天要到府的消息吗?”

“通知什么?”

天凉了,张侯也该下台了。

萧姒锦拢了一身衣襟,看过来的眼神挂了一抹凉,就如窗外疾风骤雨,透雨寒露。

福恩赶忙低下头,就听见萧姒锦用着那体恤百姓的温婉声音再次道:“朕要给张侯的是惊喜。”

以及顺便去表达一下她重生之后对苏景华的‘无尽关爱’。

头顶穹顶,琉璃灯光璀璨,那立在灯下帝王身姿玉立,笑的优雅清贵。

福恩却是抹了一把额头溢出来的冷汗,飞快的离开了。

这……帝王心,不可测。

……

“陛下,侯府到了。”

福恩本想着萧姒锦只是说说罢了,没想到第二天下了朝当真就来了这侯府。

着了一身黑金色常服的萧姒锦坐在马车上看书,在听见福恩的话后,抬手将车帘掀开,落在了面前看上去雕梁画栋的宅子上。

此时尚是南国天元二年盛夏,她刚刚为帝两载有余,朝堂之上剩余的这些朝臣们还是她那个不争气的父皇留下来的歪瓜裂枣。

当然,歪瓜裂枣之最,就是这位张沛张侯爷。

张沛这个侯爷得来还全靠他的那位厉害的妻子,也就是她的姑姑,南国嘉华长公主才得了这么一个称呼。后来先皇驾崩,这张沛一家从嘉华进了京,这一待就是整整两年,这离京的事但凡她提上那么一嘴,这人呐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男主凄惨开局便是一家被贬,自己辗转流落到了奴隶市场,被张沛的女儿燕宁郡主所买,还未其打死了欺负他的奴隶主。

男主在张沛家中为奴,渐渐喜欢上了这位郡主,这位郡主也成了男主众多后宫之一。

突然,爱就脏了。

而这张沛自知理亏,又怕她重提离京一事,干脆装病。

瞧瞧这宅子,快赶得上她的皇宫别院了。

她本念亲情没动手,但一想到书中这段把她写的憋屈样子,这辈子她倒是觉得这宅子充公了倒是也不错。

萧姒锦冷哼了一声,抬手将手中的车帘放下,“福恩,敲门。”

咚咚咚的敲门声,在整个长街上显得异常清晰,门后却无人应答。

“陛下,这张侯爷莫非不在?”

“不在?把门给朕砸了。”

——

作者有话说:

睚眦必报傲娇女帝X美强惨忠犬摄政王男女主双c纸鸢带着新书来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