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春秋悍刀行
春秋悍刀行

春秋悍刀行李玉宸-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香炉敬天地,有龙绕高楼   今日是李玉宸十八岁生辰,厨艺惊天地泣鬼神的老真人张筠一给最是疼爱…
更新到:第七章 白蛇游江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3 18:02:3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香炉敬天地,有龙绕高楼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2:34
第二章 司天监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2:34
第三章 玄鼎五年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2:34
第四章 下山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2:34
第五章 秦王遗腹子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2:34
第六章 与君对饮至天明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2:34
第七章 白蛇游江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2:34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香炉敬天地,有龙绕高楼

  今日是李玉宸十八岁生辰,厨艺惊天地泣鬼神的老真人张筠一给最是疼爱的小徒弟做了碗长寿面,威逼加利诱,让李玉宸将其吃完。

  吃过“美味无比”的长寿面,李玉宸便问师傅,到底要送他什么寿礼,师傅说你得先去香炉峰把那株莲座叶龙胆给摘回来,才能见到。

  李玉宸将信将疑的前往香炉峰。

  四月中旬,正值暮春时节,和暖春风吹拂下,留恋人间的残雪逐渐消融殆尽,万物复苏。

  虽说眼下已经是四月中旬,大地回暖,但李玉宸所在的道家圣地齐云山号称与云平齐,山上山下两个世界,故而这山上仍旧是冰天雪地。

  在古时,齐云山又称白岳山,境内奇峰怪崖繁多,间以幽洞,曲涧,碧池,清泉,汇成胜景,素有“黄山白岳相对峙,绿水丹崖甲江南”之美誉。

  一个甲子前,昔日在朝廷科考中连中三元而名动天下的象山书生,今日之儒家掌门人,白鹿洞书院的洞主陆九渊老先生,曾负笈游学至此,被山中瑰丽景色吸引,盘桓半旬才依依不舍的赴京上任。

  李玉宸及众师兄平日所居住的是齐云山的第一高峰齐云峰,除了齐云峰之外,齐云山尚有另外八大主峰,其中香炉峰与齐云峰相隔最远,在齐云山的西北角。山道多有冰雪凝结,不易行走,李玉宸不得不借乘师傅的麝牛以代步。

  虽是牲口,但这头老麝牛在山上的地位超然,师傅还专门给它取了个道号,北鹿,李玉宸习惯管它叫老北。

  就关于老牛的这个名字的问题,李玉宸在小的时候表示不解,曾专门问过师傅,明明是头牛,为什么要管它叫北鹿呢?

  师傅说因为它的父亲是头鹿。

  李玉宸还是不解,又问师傅,既然如此,那它也该叫鹿北才是,姓不是应该在名之前吗?

  师傅摇头说,兽与人不同,兽的姓在名之后。

  李玉宸认真想了想,发现确实如此,人们通常只会说白虎、黑龙、朱雀之类的,少有人倒过来叫虎白、龙黑、雀朱。但问题又来了,它的父亲鹿为什么不与它的同类鹿生孩子而是要与牛呢?

  这一回师傅没有告诉他,而是在他脑门上赏了一颗大板栗,呵斥他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还罚他抄写《礼》,奇怪的是,那时候师傅的脸明显红了不少,对此,李玉宸只能将其解释为那是被自己给气的。

  所以,按辈分,李玉宸该管这老牛叫声师叔,至于这老北到底活了多少个年头了,便是最早上山的大师兄也不知晓,只知道这老牛从师傅年轻的时候从极北冰寒之地带回来便已然是现在这副模样,近乎一个甲子没有什么变化。

  与中原的牛有所不同,这头来至极北苦寒之地的麝牛在体型上显然要更大的多,毛被长且厚重,黑中带点血赤色,而最独特的还是那双紫蓝色的眼睛,其中的灵性之强甚至会让人不禁怀疑它能洞悉一切。

  不得不说麝牛的毛发很是能御寒保暖,李玉宸坐在上面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寒意。老麝牛走得不慢,只花了半柱香的时间便来到了香炉峰的半山腰。

  从此处看去,远处的香炉峰峰底底座小而稳健,中间如炉身粗壮,顶端与底座大小几乎相同,俨然就如同一尊大到离谱的香炉,以天地云雾为香,敬天拜地!

  视线透过缭绕的云雾,依稀可以瞧见在峰顶耸立着一座铁亭,和一尊真正的三鼎青铜香炉,端的是山水写意。

  而与此同时,在与香炉峰相对峙的齐云峰峰顶,云端之上,白雾深处,五道身穿齐云山道袍的身影缄默伫立,如仙如神。五人的眼睛都向着香炉峰的方向远眺而来。

  清冷山风徐徐吹来,拨散开了云雾,将站立在最前崖边的老掌教张筠一显露了出来。

  老真人眼神柔和的看着远处香炉峰上,白雾深处若隐若现的那一人一牛,开口轻声说道:“记得玉宸八岁那年,也是在这么个天寒地冻的时节,他跟竹兼那与他一般年纪的弟子王屏趁着我闭关期间骑着北鹿偷偷跑到了香炉峰上,还把那株我当年费尽心思才得以从峨眉金顶移植回来种活的莲座叶龙胆连根拔了出来,好在王屏这孩子性情随他师傅,老实,知道兹事体大,便跑到我闭关之所来告知与我……”

  李玉宸四位师兄中性情最是温厚敦实的三师兄张竹兼站在老真人后侧,笑道:“徒儿记得,因为此事,后来师傅您老人家还不得不提前出关了,说来这也是师傅您这些年来唯一一次对小师弟动了真火。”

  亦儒亦道,向来不怎么苟言笑的二师兄俞字贞也不禁轻声笑道:“当时师傅罚玉宸在山上跪一个时辰,结果那小子赌气,硬是在那呵气成冰的香炉峰顶跪了一天一夜,被冻成了冰棍,随后便发了七天的高烧,结果就又让师傅您在他床前伺候了七天,算起来,到底是谁罚谁都还不一定。”

  回想起过往点滴,大师兄宋开河的脸上也是不禁露出感慨的笑容,“在小师弟上山之前,这偌大的齐云峰就咱师徒五人,师傅或常年闭关或云游四方,二师弟性情淡雅喜欢清静,更多时候都是一人在品书轩看书作画,三师弟嘛,又忙碌于教中大小事务,后来四师弟上山,却浸淫于剑道,也少与人言,至于我自己,也向来不大爱说话,那时候偌大个齐云峰端的是冷冷清清,总觉得少了一份活气,直到后来师傅您将小师弟带上了山,这山上缺少的那份活气和一个家该有的热闹才算是全了。”

  管李玉宸读书学礼管了十多年,时常被其气得头疼不已的俞字贞愤愤然的说道:“平时就是你们太过宠着惯着那臭小子,不然那臭小子也不至于这么无法无天,我也不至于被气得命都少了好些年。”

  众人听后不由得哄笑。

  唯独站在最后,背后背负着一柄古朴长剑的莫小岩从头到尾都不曾发一言。

  年近百岁高龄的张老真人没有回头,缄默寂静的齐云峰峰顶只有老真人的轻声叹息和如怨如诉的风声。

  云海彼岸的香炉峰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被取名为北鹿的老麝牛驮着身穿青色厚袍的李玉宸终于出现在了香炉峰的峰顶。

  在临近铁亭的地方有一株开着紫金色花瓣的奇怪植物,似莲非莲,在淡淡云雾中迎着阳光金光熠熠,宛若天降仙草!

  那便是老真人费尽千辛万苦不远千里从峨眉金顶移植回来的莲座叶龙胆,世人口中相传,若食其龙胆可证长生的九州十大奇物之首。

  这便是李玉宸此行的目的了。

  李玉宸走到崖边,在快有他半个身子高的莲座叶龙胆前蹲了下来,然后做出了一个与他现如今的年龄完全不符而极为幼稚的举动,只见他用巴掌扇向那株莲座叶龙胆,那曾经将他害苦的无情之物。

  李玉宸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笑道:“丫的,你也有今天啊,一早就觉得你丫的在这香炉峰上大煞风景,我告诉你啊,这次我可是受了师傅他老人家之命的,名正言顺的来拔你。”

  香炉峰这边,李玉宸在发完神经质后将莲座叶龙胆缓缓拔出。

  云海彼岸,齐云峰上,老真人眼神柔和的望着远处香炉峰之上的年轻道士,轻轻说了声:“他长大了。”旋即,一脚轻轻迈出,迈过底下便是万丈深渊的悬崖,点在了若有若无的云雾之上,一脚之后复一脚,飘飘然间已身处万丈深渊之上,云雾之间。

  与此同时,广袤云海翻涌澎湃,朝着香炉峰快速汇聚。

  香炉峰殿,乌云笼罩,隐约可听雷鸣。

  片刻间,只见香炉峰峰顶凭空出现了一座巍峨如神界玉皇楼的九层高楼,楼顶之上更有一条身长百丈的金色神龙盘旋环绕低吟。

  这一日,齐云山上现金龙,有蜃楼玉皇压香炉。

  香炉峰上,李玉宸还没来得及将莲座叶龙胆完全拔出,便骤然眼前一片浓雾,双眼不可视物,同时只觉得有股莫名的重量施压在自己的身上,越来越重,让人无力抗拒,被压至双膝跪地却还不止,仿佛身子也要被压至粉碎。

  不知何时,名叫北鹿的老麝牛早已退下了峰顶,唯李玉宸一人陷在蜃楼之中,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丝毫声音,诡异之极的白茫茫世界里安静的瘆人。

  老真人凌空踏云而来,清瘦的身子如清风一般飘到了玉皇楼顶,有仙人踏玉皇。

  香炉峰上云海翻涌,风云骤变,彼岸的齐云峰却安静的让人窒息。

  大师兄宋开河两只宽大手掌叠放于身后,神色还算平静。

  擅长以草籀笔意入画写山水的二师兄俞字贞却失了平日里的淡然素雅,颀长双眉紧皱,脸上神情凝重。

  而负责打理山上教务脾气极好的三师兄张竹兼早已哭成了泪人。

  至于自号太痴的剑痴,即四师兄莫小岩,表情木讷看不出喜怒,只是背后由师傅张筠一亲传的古朴长剑渊龙颤动不止,嗡嗡作响。仿佛随时都会跳出剑鞘,斩向对岸那气象巍峨的玉皇楼,那可是师傅他老人家一身的修为啊!

  随着彼岸香炉峰上的玉皇蜃楼被老真人完全压入年轻道士李玉宸的体内,性情古怪的剑痴莫小岩双眼泛红,双膝重重跪地,对着远处的香炉峰遥遥伏拜了九下,然后便负剑下山去了,头也不回!

  注意——PS:因为成绩和个人时间原因,本书已经入宫,虽有50万字,但正文只有前27万字,到此便算是断了,再往后是番外,与前面没有关系,如果要阅读,还请三思(O.O),以免让大家失望。

  特此告知!——贫道五。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