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残云
大明残云

大明残云段鹏-著

3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二章 父子独对   “镇抚大人?这位陈伯居然是千户所的镇抚大人!真是个厉害人物啊!不显山不显水的,…
更新到:第八章 穷困潦倒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3 18:04:3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二章 父子独对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35
第三章 遇袭(一)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35
第四章 遇袭(二)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35
第五章 遇袭(三)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35
第六章 杀人越货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35
第七章 谈医论道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35
第八章 穷困潦倒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4:35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二章 父子独对

  “镇抚大人?这位陈伯居然是千户所的镇抚大人!真是个厉害人物啊!不显山不显水的,从昨日起就循序渐进,先对我拉家常,谈感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然后再旁敲侧击,帽子高高挂,把问题由浅至深的表述,谈话技巧起落分明,高明啊!难怪对我如此的不加设防,原来是另有目的的!”

  踱步在那间“属于”自己的小囚笼里,段鹏逐渐开始给自己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陈伯为什么要这么做?千户所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突然门口传来了一声冰冷的声音,“段鹏,随我来”。

  推门而出,依然是先前的那位身着鸳鸯战袄壮军。

  穿过一条幽长的窄道,转过弯来,是一座不大的小院,有草,有花。进入厅屋,屋内陈伯等四人闲散的站着,这位身着鸳鸯战袄的壮军快步行至一中年男人处,行礼,“千户大人,段鹏到。”,这位中年男人一挥手,壮军退出了厅屋。这时,另一位举止儒雅的男人对着段鹏一招手,道:“鹏儿,来,见过卫指挥佥事府亲兵队的张大人。”。

  段鹏一震,“异世的父亲大人”。随即向着最后一人行一大礼,道:“段鹏见过张大人。”

  “段鹏舍丁”,这位身材魁梧的男人语气威严,“今奉腾冲卫指挥佥事令,调段家营段鹏至卫指挥佥事府,令文已传至千户所。自今日起,二日内抵达。”

  “谢大人!”

  “好了,诸位大人,在下任务已完,需急回腾冲,告辞。”张大人说完,一拱手,离开了,众人相送。

  待众人回转小院,稍整,千户大人道:“段鹏,此次卫指挥佥事府上调你去效力,希望你能谨记你来自我们千户所,并能报效朝廷。好了,这几日你也劳累了,回去准备准备吧。”

  两日来,这一系列的变故对段鹏来说就像是一出舞台戏,让他目不暇接,也让他隐隐觉得很多事情并未明晰,但现在就这么简单的回去,却是非常的不妥。

  想到这里,段鹏回应道:“千户大人,段鹏希望千户所不处理此次被关的屯军子弟,毕竟他们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如果千户大人您能答应,段鹏承诺尽力说服他们不再寻求说法。”

  三位大人闻之,相视一笑。

  “准!”

  “那段鹏再请求,与其他的被关的屯军子弟一道回去”

  “准!”

  。。。。。。。。。

  片刻,段鹏来到了其他屯军子弟关押的地方,一个只比自己那个“小房”稍大一点的囚房,二十几个屯军子弟像闷罐鱼似的挤在里面,有些人脸露沮丧,有些则是大大咧咧的,丝毫不把这些当回事。“鹏哥!”那个被挤在门口的身材瘦小军余眼尖看到段鹏后大喊了一句。瞬间,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围在了门前,喊叫了起来。段鹏亲手用刚才在狱卒那里拿到的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铁链锁,在段鹏看来,有些事亲为的效果要远好过于假手的。

  一群人簇拥到了牢门之外,“让兄弟们受苦了,段鹏对不住大家!”段鹏忽然觉得嗓子有了些堵,这些人都是与自己一同患难过了的。言罢,一些年龄稍小人的眼里似乎湿润了,用较为煽情的话是很容易让那些忽然重获自由的人感动,段鹏很明白这个道理的。无论怎么说,即使自己今后只是世袭了百户,也能让这些兄弟听令于自己的。

  “几天来,我已与千户所的各位大人们几次抗辩,阐述我们的立场,终于得到了大人们的理解,他们承诺将把情况呈递给上面,请求减免我们的军粮任务。并且”,段鹏深吸了口气,大声道:“千户所表示,不追究我们的行为!”

  呼的一下,这群人的情绪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第一次被“邀请”到了囚牢里,从开始的意气风发到牢房里的惴惴不安,再到如今的平安无事,烈狱轮回,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豁然的解脱使段鹏暂时成了他们的大救星。

  “走,回家去!”

  “回家去!”

  “回家!”

  浩浩荡荡的人群开始缓缓的离开了千户所,转向不远之处的段家营。而此时,在千户所的某一角落里,三位大人正哈哈哈大笑,“危机终于解除了。”陈伯说道。

  。。。。。。

  入夜,晚饭后,段家营,百户大人府的书房。

  段鹏知道,也在期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段震,一个看似儒雅之人,而宁氏,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宦妇。一家三口围坐在桌前。

  段震开口了,“鹏儿,此次安排你入卫指挥佥事府是家族几个老人的意见,不单有你,家族里还有十几个晚辈也与你一同进入。这主要是为家族利益考虑的,希望将来能继续在腾冲卫有说话的份量,事是三个月前就已经定了的。你三叔在卫指挥佥事这个位置已经待了两年了,后年他老人家就六十了,他家的顺哥儿今年才十五岁,恐世袭时会有人作梗。”

  “也就是说,我在千户所的行为本就不会受到任何处罚的?”段鹏笑眯眯的看着“父亲”。

  “可以这么说。而且,你们这次所有的情况爹都知晓,但并未阻止你。因为,你迟早是要接替爹来管理段家营的,你需要树立威严,要有一帮对你服服帖帖的人。另外你需要仔细研读下统驭术,当然,这次你能选择与他们一道回来,这让爹很满意。”

  “不过”,段震话锋一转,神态凛然的说道:“你们选择的行动却是极为的鲁莽!朝廷的事不是你我,千户所,乃至卫所能轻易改变的。但你们一意孤行,你们想让千户大人和镇抚大人怎么做呢?少交军粮,这将让他们颈上头颅不保!继续让你们闹?再波及整个卫所,那他们也同样保不住头顶上的乌纱帽!鹏儿,官场上的事,大人们一般多采取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千户大人和镇抚大人选择的是先把你们收监,让你们在里面去思过,磨杀你们的锐性。你明白这些道理?”

  “孩儿在监牢里也曾思考到一些,但没今天爹您讲的这么全面。”

  段震欣慰的捏了下胡尖,继续说道:“此外,你此去腾冲卫要多与你程海叔叔家走动走动。”

  “程海叔叔家?”

  “嗯,他以前是我们段家营的总旗,后来脱籍去了大理经商,前两年才搬来腾冲卫营生。对了,你与他家的紫烟姑娘有婚约。”

  “婚约?”

  “是。很多年前就定了的。因为脱籍的事,他们不能回段家营。”

  “爹,你们也太小心了吧?都多少年了的事啊。”

  “鹏儿,小心能行万里船,你爹他们谨慎没错的。”宁氏抓紧了自己儿子的手。

  “娘,这程家小姐是步步生莲吗?”

  宁氏笑了,“我们云南是边远地区,没江南那些规矩的。”

  “那就好!那就好!”

  “鹏儿,你不要小看这程家小姐,现在他们程家这么大的家业有一半的功劳是这位程家小姐的。她爹不能轻易的抛头露面,外面的事都是紫烟和她娘出面的。”段震郑重的说道。“而且,以后你也要多帮助他们下。”

  “这个自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嘛。娘,程家小姐长的如何?”

  “别老是惦记这些了。我们父子俩再谈点别的事。你对目前的局势怎么看?”段震转移了话题。

  段鹏想了想,崇祯十三年,然后慎重的回答道:“混乱。”

  “嗯,朝廷之事,虽不是我等小民可以议论的,但有些个事,还是有朕兆的!”当段震轻吐出这句骇人听闻的话时,段鹏暗暗的一惊。

  “从表象上看,朝廷目前的步履维艰是银钱之事,但其本质却是科举。”段震缓了缓,“科举的本意是为政府从民间提拔人才,破除世袭的状况,以整顿吏制。而我大明朝却把这种制式学问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科举本身是需要大量成本的,授业也是需要由经济实力来支撑的,那么,谁更有机会来通过这科举的筛选呢?”

  “权贵和工商业者。”段鹏简洁的回答道。

  “不错!我朝自万历二十八年“商籍”的出现,商人更是被鼓励方便异地附籍参加科举考试。如此一来,朝廷权力的天平就迅速的向权势人家倾斜了。那么,朝廷所出台的诸多政策也就势必向着不利于百姓的那一面了。”

  段鹏沉默了,段震的话其实更能引起其对前世的共鸣。

  教育是为谁而开?教育资源是为谁而准备的?贫寒子弟究竟有多少机会?穷孩子就没有春天!!!!!

  “商业税没有办法增加上去,就只能把朝廷的财政收入和税收压向农业领域,结局就是造成农业人口不断向工商业转移,农业人口在整体人口中占据的比例越来越低,朝廷财政上的困难。十年前,皇上还有个机会,那就是袁崇焕事件。照理,袁崇焕代表的是武官系统,他认为在朝廷危难之际,采取强制手段调集全国力量化解危机为先。但皇上采取的是文官系统的策略,凌迟了袁崇焕,而让周延儒去继续推行他们的减税政策。结局在那时就已经定了。由财政危机才引发军事危机,由军事危机导致更大的财政危机,更大的财政危机导致更大的军事危机,如此恶性循环,焉有不难行的道理?”

  “那大明为何迄今还未崩溃呢?”段鹏反问道。

  “平衡点。破局是由于对复杂社会的投入回报在降低。例如维护稳定的成本,在一段时间之后,极高的投入不能带来相应的稳定,同时,财富不能满足权贵和工商业者增长的欲望,而百姓却不愿意再承受那么沉重的赋税,他们想保留属于自己的财富。这时朝廷就需要更多的投入,征收更多的税赋。于是,表面稳定的“大势”就走向了另一面。某一天,“破局”将突然出现。”

  “这是大势,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于我云南来说,更是凶险万分。虽说奢安之乱现已平息,但土司制度是有着诸多先天缺陷的。据悉水西部在兵败后有多人蛰伏在云南的一些土司处,像武定,王弄,阿迷州这些地区迟早会趁势而起的;而对于南方的缅人,他隆执政下的东吁王朝实力蒸蒸日上,也在管窥着大明的局势动向的,腾冲卫是首当其冲之地。”

  “鹏儿,你是我段震唯一的血脉,爹跟你说这些,就是希望你去了腾冲卫后能审时度势的创造出一番业绩来。其他的情况,相信陈伯已经教于你了,而爹能教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今后需要你自己去悟了。”

  “谢谢爹!”段鹏发自内心的感叹道。对于大势,像明灭,李闯,张献忠,清军等,作为现代人的段鹏自然知晓,而对于官场上的运作得失评判及云南本地政情,段鹏知之甚少。

  “嗯,你娘。”段震转过头去看着宁氏,“她要家里老管家段雍凯的儿子段兴跟你一起去腾冲卫,好给你一些照料。段兴这孩子一直在永昌府跟着你六叔做事,熟悉官面上的事。这事我也与你三叔说好了的,给你们安排住在一起。”

  “鹏儿,别怪为娘的啰嗦,娘只是想你能过的好些。”宁氏其实整晚都一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儿子,抓着儿子的手,好像生怕儿子跑掉了似的。

  “娘。。。。。。。。。”段鹏用微笑作以回答。

  “还有,你二舅家有个远房侄女,今年三月间嫁给了你三叔做了三房,到时你可以去认认。”

  “娘,那这辈分怎么算啊?”

  “唉。”宁氏叹了口气,道:“你这三叔其实是你们段家的另一个支脉,如果真正算起来,他与你是平辈的呢。万历三十五年,缅人进犯武定,他追随云南巡抚陈用宾,后不知怎么弄的,陈巡抚下了大狱,他却升职做了千户。再后来他官做大了,也就慢慢把持了你们段氏家族,这就是你们段家至今都不肯修族谱的原因。”

  “好了,你们娘俩也别说了,休息吧。鹏儿,你明天一早就动身。爹暂时不希望你与段文龙那些人接触过深。”

  。。。。。。。。。。。。。。。

  一夜过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