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丫鬟要翻身
丫鬟要翻身

丫鬟要翻身林珍珠-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丫鬟要翻身》试阅   “珍珠啊!不是爹说你,你也该学学女儿家的样子了!整天穿个男装像什么样?你说吧…
更新到:第六章 恶魔少爷?蛇蝎美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3 18:05:0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丫鬟要翻身》试阅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5:07
《一枝独绣》试阅章节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5:07
第一章 第一次遇到的对手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5:07
第二章 真假林珍珠&探未婚夫之行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5:07
第四章 可怜的奴隶生涯开始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5:07
第五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5:07
第六章 恶魔少爷?蛇蝎美人?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5:07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丫鬟要翻身》试阅

  “珍珠啊!不是爹说你,你也该学学女儿家的样子了!整天穿个男装像什么样?你说吧,十五岁那年给你定了一门亲事,你打断人家的鼻梁骨!”林员外站在大厅之中,指着那个站在大厅里站得歪歪扭扭的身着男装的女儿,苦口婆心。

  “爹,我不过是想看一下那小子长什么样,可他偏不给我看,我这不一不小心才推了他,把他的鼻梁骨弄断了,我哪里知道他的鼻梁骨那么不经摔啊!”林珍珠不满的撅撅嘴。

  “搞得被退婚,丢进了我们邻家的脸,你还好意思说!十六岁那年,爹好不容易给你找了杨员外家的公子,你却跑去偷看人家洗澡,把人家吓得大病一场,退婚不说,弄得现在杨家的人看着我们都绕道走!”林员外继续诉说着林珍珠的害人历史。

  “十七岁那年,你将逛妓院的魏公子一手摔下二楼,弄的他摔断一根手;十八岁那年……十九岁那年……”林员外简直是痛心疾首。

  二十年前,人人都说,他家诞下一对龙凤胎,必定是龙凤呈祥,可是如今二十年过去了,一双儿女的婚事却成了老大难问题。

  林员外这双子女,相貌一模一样,长的十分的可人,可就是这女儿,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力气惊人!除此之外,行为粗鲁,为人懒惰贪财。

  从十五岁起,几乎每年和她连亲的男子,都会被她所伤,久而久之,这林家大小姐是克夫命便越传越远,导致今年她已经二十岁的高龄,仍然是无人问津。

  “爹,这怎么能怪女儿呢?女儿总不能嫁个一个不明不白的人吧,自己的夫君,总该自己看个清楚不是?”只是每次去看的时候,都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而已。

  “总之,这次爹好不容易才托关系,在杭州给你找了一个大户人家,今天下午去相亲,你给我收敛点!再嫁不出去就滚出我林家!”林员外愤愤的说完,一甩袖子,离开了大堂。

  “爹,不要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林珍珠追上前去,哭丧着脸。

  可是林员外的身影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珍珠哭丧着脸,十分的沮丧。

  嫁不出去也不能怪她啊!

  正在惆怅之际,突然瞥见家中那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一向斯文的安静的弟弟从她面前走过。

  嘿嘿,林珍珠摸着下巴一笑,一抹诡异的神色便出现在脸上。

  “弟弟~~~”低低的,娇媚的叫了这么一声,惊起院中的数只小鸟,更是惊得院落里那个不小心路过的林东明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一听这么叫,就知道准没有好事!

  “什么事?”林东明防备的问着。

  “哎呀!你这副样子做什么,又不是要强暴你!”林珍珠翻了白眼。

  “你倒是想,只是不敢!”林东明低低的咕噜。

  “死小子!今天姐姐请你喝茶!”林珍珠听到这句话,拳头一舞,就要砸上林东明的头,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又生生的放下拳头,讨好的谄笑着。

  ---------------------

  “林珍珠!不要太过分了!”苏州城内的一家茶馆的雅间里,爆发出一个男子愤怒的吼声。

  “叫姐姐!叫姐姐!不就是叫你帮个忙,你至于要死要活的吗?”那个女子语气里带着不屑,还十分的鄙夷。

  “有你这样的姐姐吗?你说你都二十岁了还无人敢娶,我倒了八辈子的霉才摊了你这么个姐姐,还和你长的一模一样!”那个男子十分不满的说道。

  “林东明!你不想活了是吧!干嘛提我的伤心事!”紧接着,就听到隔壁的雅间里,传来霹雳嗙啷的响声,还伴随着一个男人极其痛苦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茶楼,那惨叫声,让所有人都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坐在这边雅间的一个中年男子抹了抹冷汗,对着面前以为儒雅俊逸的公子说道:“宋公子,请不要见怪!实在是不好意思,吵到您了!”这可是杭州来的大商户,自己的商行能否起死回生,全靠这个人的一句话。

  “无妨!”俊逸的公子微微一笑,温润如玉,半点不失态。

  这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顿时缓解了那中年男子的紧张。

  宋家二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外表俊朗,性格温和,又十分的有才能,对谁都是客客气气,又乐于好施,也难怪年纪轻轻就成为商界的传奇之一。

  “李老板,今日的商谈就到这里吧,后面我会派人再与你联络,祝我们合作愉快!”宋笑南起身,拱手一揖。

  “宋公子,在下还为送公子安排了余兴节目,还请宋公子前往。”李老板站起身来,小心的说道。

  “不必了,在下还有事情要办理,就不叨扰了,就此告别!”说完,宋笑南站起身,带领管家离开了茶坊。

  “管家,那个要相亲的女子在哪里?”一离开茶坊,宋笑南便问自己身边的管家。

  这便是他来这里讨论生意后顺便做的一件事,替大哥相亲未来的大嫂。

  “二少爷,就在前面不远处的碧云轩。”

  管家带着宋笑南下楼,临下楼的时候,还听见隔壁的雅间里传来一阵阵的哀号。

  嘴角微扬,随后离开。

  苏州城的大街异常的热闹,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

  突然,前方一个小个子的青年穿过人群,猛的撞到了宋笑南的身上,随后低低的说了一声:“啊——对不起!”刚一说完,拔腿就要跑。

  宋笑南没有在意,起步准备继续向前。

  “站住!”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上响起,宋笑南一抬头,才看见,一个人从天而降,一跃跳到了他的身边,然后二话不说,朝着刚才那个撞了自己的小个子青年跑过去。

  那小个子青年回头一看,脸上顿现仓皇之色,迈开步子,不要命的向前冲。

  那个从天而降的人一见,暗骂一声:“小兔崽子,叫你站住你还敢跑!”说完,取下自己的鞋,朝着那个奔跑的身影的狠狠的砸过去,一砸就砸中了他的脑袋,那小个子“扑通——”一声,就摔倒在地。

  当他在一次抬头的时候,已经被人狠狠的压在了地上,而那个压倒他的人,就是那个从天而降的人!

  “好!”

  群众爆发出一阵掌声,林珍珠得意的扬了扬了从那小个子身上取下的钱袋,咧嘴一笑,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

  宋笑南一看,才发现,那个钱袋异常的眼熟,摸摸自己的衣袋,原来那个钱袋是自己的。

  林珍珠本来在茶楼上用淫威逼迫林东阳,刚刚成功,就看到了楼下这一幕,这么好的赚钱的机会,她怎么能放过,于是从楼上一跃而下,朝那小偷就追了过去。

  林珍珠拿着钱袋,一路得意的朝宋笑南走过来:“诺,你的钱袋!”

  “多谢兄台!”宋笑南拱手一揖,彬彬有礼的接过钱袋。

  “不用谢,二两!”林珍珠的手并没有挪开,而是继续朝宋笑南摊开着,做出一个要钱的动作。

  “切~”先前还在鼓掌的众人,看到林珍珠的无耻面貌以后,都纷纷报以不齿的唏嘘声,然后纷纷离开。

  “切什么切啊~做好事不用钱啊!”林珍珠叉着腰,看着那些路人,理直气壮的说道。

  “哦,这本来就是在下的钱袋,为何还要付给兄台钱啊?”宋笑南看着眼前这个无耻加有点耍赖的家伙,实在是有趣的紧,有意想要刁难他。

  “我帮你追回钱袋,你本来就该谢谢我!我刚刚掂量过了,你钱袋里没有百两也有五十两,像你这种有钱人,二两银子而已,何必那么吝啬?!”说着,林珍珠还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那兄台不是在抢劫?这本来就是我的钱袋,兄台归还我钱袋,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宋笑南微微的笑着,一样的是玉树临风,半点不急。

  “哦,那也行啊!那我只好把你的钱袋送到官府去了。这办案费,开堂费,打点费,少说也是上十两,公子自己看着办咯!”林珍珠自信的笑着,看着眼前这个二两银子都不愿意出的人。

  “哦,那我也可以完全说是兄台当街抢劫我的银子,我有人证,不知道到时官府会怎么判呢?”宋笑南一把摊开自己手中的扇子,连威胁都是那么的温文尔雅。

  “胡说,我什么时候抢劫你啦?你哪里来的人证啊?”林珍珠总算是遇到比她还要无耻的人了。

  “管家,刚才发生什么事啊?”宋笑南一收扇子,侧过头问站在一旁的管家。

  “小人看见这个年轻人当街抢夺二少爷您的银子!”管家恭顺的低头,立即指鹿为马。

  “你!你们!哼!算我倒霉!”林珍珠看着面前狼狈为奸的二人,气愤的转身,进了一旁的茶楼。

  看着那个转身离去的身影,宋笑南的嘴边,噙着微微的笑意。

  “管家,绝不觉得刚才那个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啊?”

  “经二少爷这么一提,倒是耳熟。好像是先前在隔壁雅间的那个声音。”管家抬头看看茶楼的二楼,终于明白这个人从哪里降下来的了。

  “这个人到是有趣!走吧!”说完,他散开扇子,朝前方走去。

  林珍珠站在雅间里,看着那个笑的前仰后合的弟弟,气不打一出来。

  “你还笑,你还笑!二两银子没有了呢!笑死你算了!”林珍珠一屁股坐下,狠狠的瞪了一眼林东阳。

  “老天有眼啊,你也终于碰到对手了,哈哈哈!不过,你干嘛那么缺钱啊?”林东阳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爹说,这次我再嫁不出去,就不养我了,你说我能不为自己想点办法吗?哼!亏你还是我弟弟,居然不帮我!”林珍珠恨恨的看了眼前的林东阳一眼,随后瞟到那个离去的身影,恶由心中生,拿起桌上的花生,举起身边的弹弓,对准宋笑南的脑袋,就狠狠弹了过去。

  林珍珠别的优点没有,力气大这点倒也勉强算个优点,这一颗小小的花生,经她的手发出去,威力自然不可小觑,让那个本来悠闲自得的走路的宋笑南,猛的一个趔趄,差点跌了一跤。

  “二少爷!二少爷!你怎么了?”管家看一向形象最优雅的宋笑南这一个动作,大大的吃了一惊。

  宋笑南转身,抬头一看,正好看见林珍珠从茶楼二楼的雅间里露出个脑袋,朝着他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宋笑南看着林珍珠那个鬼脸,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朝她拱手一揖微微一笑,这一笑,顿时把林珍珠笑愣在当场。

  在阳光下,那个笑容温柔而又优雅,像是一颗绚丽的宝石发出光芒一般,生生的把林珍珠的心都看漏了半拍,之后又像是要把那漏掉的半拍补回来,猛的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个人!是个对手!

  宋笑南满意的看着那个神色一滞的少年,转头,掩饰不住的笑意。

  “二少爷?!”管家不解。

  “没事,被狗咬了一口,我总不能咬狗一口是不是?”说着,他继续优雅的挥动中他手中的这扇,翩翩然的离去。

  这身影,还真的是玉树临风,温文尔雅,当即把林珍珠陷在当场。

  如果她听到了宋笑南的最后一句话,估计会气得吐掉两升血。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