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圣铠
圣铠

圣铠刘向-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诡异军营   东唐国北方边界之外,一望无际的森林。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阳光穿过茂密的枝…
更新到:第7章 危险的计策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3 18:06:5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诡异军营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2
第2章 生还者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2
第3章 武铠和残符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2
第4章 杀或被杀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2
第5章 洗经伐髓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2
第6章 大日金身诀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2
第7章 危险的计策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诡异军营

  东唐国北方边界之外,一望无际的森林。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丛,在林地上留下无数斑驳的光影,为这个昏暗而幽静的森林增添了些许光明。

  不久前刚下了一场雷阵雨,湿气自地面蒸腾而起,刘向感觉自己就像待在一个憋闷的桑拿房中,浑身黏糊糊的,异常难受。

  不过此时的他根本无暇顾及身体上的感受,有更重要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正躲在一小撮半人高的草丛中,谨慎地用手拨开一道缝隙,小心注视着四五百米外的一处营地。

  距离有些远,又有树木遮挡视线,看不清营地的具体情况,只能依稀看到围营而建的木制栅栏的一部分。营地里有一座高高耸立的箭楼,上面站着两个挺立如松的身影。

  刚刚发现这座营地时,刘向的心情是极其激动的。莫名其秒来到这片密林,又在其中迷失了三天三夜,饿着头昏眼花浑身疲软,在这种时候能发现人,那份激动和喜悦可想而知。这表示自己得救了!

  然而仅仅三秒过后,他就冷静下来,迅速躲进一旁的草丛中。

  前方的营地从里到外都透着古怪,似乎有此不妥。

  营地的样子很诡异,全木头制作,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特征。出现在这里同样显得诡异,没有公路、没有车队,周围甚至连轮胎的压痕也看不见。而更加诡异的,是箭楼上的那两个人影,他们身上穿的居然是钢铁制造的铠甲!

  除了拍电影,他想不出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有什么情况可能出现这样的装束。土著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冶金技术,而这里显然也不是拍片现场。

  “难道真的穿了?”

  从来到这片森林的一开始,刘向就隐隐有这个猜测。毕竟从坐在电脑桌前上论坛灌水,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置身密林,这样的怪事完全找不到合乎科学的解释。不过直到这时,他才将这个深藏在心底、不敢轻易触碰的念头,给小声地说了出来。

  这真是一个无比糟糕的情况!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以前的生活虽然辛苦,但至少不用考虑安全问题。而现在则完全不同,三天的丛林生涯令他深深地明白,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什么念想都是虚的,命最要紧!

  饿得生疼的胃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他,当务之急是尽快走出这片该死的森林,重回人间。至于是不是穿越了,又穿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统统不重要。

  眼前或许就是重回人间的机会?

  刘向不能确定。那座营地从里到外都散发着冰冷肃杀的气息,直觉告诉他,冒然前去很可能发生危险。

  他决定先躲在草丛观察观察,然后再作决定。

  树林里没有一丝风,脚下不知道积了多少年的落叶,正在源源不断地散发着腐叶特有的恶臭。泥土味、花草香和这股恶臭混合在一起,直往鼻子里钻,令他不由自主地想吐。可惜胃里早就空了,三天只吃了几颗生涩野果的他,什么也没吐出来。

  干呕了几下,刘向才感觉好受一些。他扭了扭身体,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草丛上,举起充当拐杖的树枝挑开一道缝,静静观察前方的营地,等待它发生变化。

  营地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森林中,它肯定有特定的用途,里面的人也不可能永远待着不出来。那么,只要等待就行了。

  太阳从头顶慢慢往西挪动,时间一点点流逝。

  闷湿的水汽渐渐消散,空气重新恢复干爽宜人。刘向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叼起半截青草窝在草丛中,心中一点也不着急。

  他是一个意志坚定,很有耐心的人,从小到大都如此。

  小时候,孤儿院的院长就曾拉着他的手对全院的人说:“刘向是个好孩子,有耐心、有恒心,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不过他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事实却如老院长所言。十六岁时,瘦小的刘向就已经步入社会,成为一名最低级的钳工学徒,开始用双手铺筑自己的人生道路。两年后,他成了车间里最出色的钳工之一,技术比那些干了十来年的老工人也不枉多让,所以他成了小组长。

  又一年后,十九岁的刘向骨骼已然长开,体型并不高大,但身体非常结实,两只手更像老虎钳一样稳定而有力。同时他的职务变成了工段长,管理四五十名员工。虽然工作依然辛苦,但是人生的大道上已经露出一线曙光。

  他知道这不是因为自己比别人更聪明,更懂得钻营,而是因为自己更加有耐心和恒心。确立目标,然后坚定不移地向前走,这是成功的不二法门。

  然而就在他精心勾勒自己的人生蓝图时,老天爷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一眨眼间,世界已经变了模样。

  “真是他妈的!”刘向郁闷地吐掉嘴中苦涩的青草,咒骂一句。

  太阳越走越偏,已经挂到了天边,晚霞初露红颜。前方的营地换了一次岗,箭楼上的人从两个变成了三个。

  “看来他们在加强警戒。”刘向精神一振,坐直了身子,注意力更加集中。他猜测变化很可能就要来了。

  猜测很快变成现实。一串轻微的声响从左侧传了过来,刘向小心翼翼地转头看去。只见百十米开外,两个壮实的汉子从密林中探出了身影,沉默地并肩而行。

  两人全都身穿暗灰色的粗布衣,手持长弓,腰挂短刀,背上还背着一只大箩筐,有动物的腿脚伸出筐外。

  “猎户?”

  刘向暗自皱眉,这跟他想象中的情景完全不同。那座营地怎么看也不像是村庄,这两名猎人显然不是营地中的人,他们跟自己一样,无意中闯入了这片区域。

  “要不要提醒他们一下?”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听其中一名壮汉手指着前方的营地,惊呼道:“阿大快看,那是什么?”

  年纪颇大的老汉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同样惊讶不已:“军营?怎么会有军营?前几天还没看见啊。”

  “军营?阿大你说这是军营吗?可是……”年轻壮汉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军营上不是要竖帅旗么?为什么它没有?”

  “可能是秘密行动,所以……”

  老汉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一把拉起年轻壮汉的手,语带急迫地低吼道,“不好!快走。被他们发现就危险了。”

  然而已经晚了,先前的呼声显然已经惊动了营地里的人,就在两人扭头急走的同时,空气中响起了“嗡嗡”两声轻响。紧接着两道细长的黑影闪电般地划过刘向的视野,没入他们的后心。两人身形一僵,拖动着脚步向前又走了两步,然后扑倒在地。

  刘向眼睁睁看着两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两具尸体,一下子就懵了,脑中一片空白。眼中所见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也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范围。身为一个老实安份的平民百姓,他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面前居然会有发生命案的一天。那可是两条人命啊!

  刺鼻的血腥味将他的魂魄从天边勾了回来,他手脚哆嗦了一下,飞快地合上了草丛,不敢再看一眼,身子又矮了几分。

  他明白个时候应该躲在草丛深处一动也不动,这才更加安全。然而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浑身肌肉打摆子似的抖个不停,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砰砰砰”地乱响。太阳穴两侧的血管充斥着快要爆裂般的鼓胀感,令他头痛欲裂。

  “冷静!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

  刘向暗暗告诫自己,试图压制狂跳的心脏,然而脑海中那两支插在尸体后背上的黑色羽箭,却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漆黑的箭杆,漆黑的箭羽,处处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仿佛有一只死神的大手拽住了跳动的心脏,令人感到窒息。

  嗒!嗒!嗒……

  一串整齐的跑步声由远及近。刘向心中一紧,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双手紧紧抱着小腿蜷缩起来。他要让自己的体积更小的一点,藏得更深一些。

  脚步声在百米开外停止,紧接着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回禀什长,是两个猎户,周围没有第三个人活动的痕迹。”

  “嗯。”这个声音要沉稳许多,“留下两个人,把尸体扔到草丛里。其他人,回营!”

  “诺!”

  整齐的跑步声迅速远去,但刘向的心情却愈发紧张起来。扔到草丛,扔在哪个草丛?

  周围好像只有两个草丛,而其中一个矮小稀疏,根本无法掩藏两具尸体,他们会不会把人拖到这里来?

  这处草丛只有半人高,在远处还看不出端倪,只要走近了,自己将无所遁形。

  刘向很意外,自己居然还能在这种时刻回忆起周边的环境。但这会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小心地挪动着身体,摆出了一个随时能从地上跳起来的姿势。

  全身肌肉紧绷着,那双有力的大手也失去了平时的稳定,紧握着的双拳由于用力过大而在轻轻颤抖,手背上青筋毕露。

  恐惧依然充斥着大脑,但他的身体和动作却透露出一个强烈的信息:

  “我,不想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