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都市无上魔医
都市无上魔医

都市无上魔医钟恒-著

13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一辈子的医生   “我没做错!”   钟恒坐在被告席上,正大声地为自己辩护。由于这段时间心事…
更新到:第八章 田仁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3 18:06:5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一辈子的医生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4
第二章 回国后的第一单生意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4
第四章 让房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4
第五章 田家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4
第六章 “请”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4
第七章 杨修荣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4
第八章 田仁 更新时间:2021-06-03 18:06:54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一辈子的医生

  “我没做错!”

  钟恒坐在被告席上,正大声地为自己辩护。由于这段时间心事过重,他的脸色有些灰黄,双眼也没什么神采,头发显得很凌乱。他两手搭在扶手上,身体不停地颤抖,正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真的和我没关系!你们要相信我!”

  随着钟恒一声声的自我辩护,周围的旁听席传来了各种声音。有轻声责骂的,有同情原告的,也有冷眼旁观的,却唯独没有为他说话的。

  在他们看来,如今人证物证俱在,钟恒早就应该承认事实,承担责任了。这样不断狡辩反而像个市井无赖,与他的身份不符。

  钟恒闭上了干裂的嘴唇,有些绝望地看了眼身旁的律师,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因为这个家伙,从开庭至今,对钟恒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即使现在庭审已经接近尾声,他还是微低着头,看着桌子上的一叠叠文件,没有浪费一滴口水的意思。

  钟恒再看向对面的中年妇女,心中满是歉意。

  事情发生在三个月前,一起钟恒主刀的急诊开颅手术,由于意外,造成了她的丈夫直接死在了手术台上。哪知,参与了手术的医护人员,竟把责任一股脑全推给了钟恒,让他背上了这口黑锅。

  “当事人钟恒,三个月前手术致原告丈夫意外死亡一案,现一审判决如下:虽然手术有一定风险,但当事人仍有不可推卸的过错,理应承担责任。”

  钟恒在听到判决的那一刻,整个人都疯狂了,一双手不停地拍打着面前的桌案,不停重复着一句话:“不!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错!”

  他不服!他十六岁考入名牌医科大学,入校后就连跳数级,二十一岁就博士毕业。他外科技术精湛,甚至是医院公认的外科大主任接班人。没想到,最后竟栽在了一台很普通的急诊手术上。

  “肃静!”随着锤音落定,钟恒略微冷静了些,审判长继续宣读判决书,“当事人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共150万元,同时吊销行医执照,具体停职时间另行告知。”

  “这种人就该永久吊销执照。”

  “就是!只罚了钱,没让他坐牢,真是便宜他了。”

  “平时捞了那么多钱,审判长真是仁慈,里面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肃静!!当事人如有不服,可以在十五个工作日后,向高院提出上诉。本案结束!”

  “还上诉?这种人还有脸上诉?”

  “滚回家别再当医生了!”

  “对,别再出来害人了!”

  随着法官和工作人员的离场,场面变得有些混乱起来。唾骂声、责备声、叹息声,各种声音像雨点一样打在钟恒的脸上。看着这些前来旁听的群众,他想解释,他想继续为自己洗清罪责。

  可是这一切都是钟恒的幻想,看着渐渐离场的人群,他真的绝望了。

  就在这时,一张笑脸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和周围比起来,这张脸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那人一米八的个头,藏在人群中,正是他毫不避讳的笑容,才让钟恒看清了他是谁。

  王坚!为什么王坚在笑?忽然钟恒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王坚,是王坚在陷害我?如今再仔细回想,钟恒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从手术失败、尸检、专家评定、法院提审直至今天结案,总共也就三个月。比起其他的民事案件审理,过程快了近一倍。

  这一切也来得太巧了,不论是两位手术助手,还是一旁的器械护士和麻醉师,所有人的矛头都一起指向了他这个主刀医生。

  钟恒紧咬着牙关,双眼瞪着那个一直在冷笑的王坚。他不懂,为什么这位自己认识了十几年的至交好友,会陷害自己。

  主任接班人!难道是为了抢走主任接班人的位子?钟恒绞尽脑汁,终于勉强想出了一个能让王坚陷害他的原因。

  他和王坚是同学,除了导师不同外,两人学历没有任何区别。在学校,两人成绩一样优秀,才气一样惹人注目,虽然王坚并没有跳级,但他们却是同时毕业的。毕业之后,更是进了同一家医院,也被分配在了同一个科室,神经外科。

  直到此时,钟恒出色的手术技巧才开始大放异彩,渐渐地把王坚甩在了身后。年仅二十三岁,才工作了两年,只是一名住院医生的钟恒,已经跻身神经外科领域的顶点。

  可即使是这样,这个原因也很牵强。因为王坚就是个富二代,学医只是他的兴趣而已。医院外科大主任一年的收入还不及他一个月的开销,做不做这个主任对他来说并没什么区别。

  钟恒脑子很乱,心如死灰,既然自己能被如此干净利落地处理掉,那他继续上诉也是枉然。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不利,他上诉成功的机会非常渺茫。

  事实也正如他预料的一般,半个月后,上诉被驳回。而行医执照被吊销后,五年内不能注册再考。当钟恒再次踏入医院大门的时候,周围人的目光和话语,就像一把吧冰冷的手术刀一般,深深地扎入他的心底。

  “这个家伙怎么还来上班?”

  “对啊,他不是被吊销执照了吗?来干嘛?”

  “我看是来做实习生的吧,做个免费劳动力,刷刷存在感,哈哈。”

  “小点声,他就在门外。”

  “怕什么,出了这种事,他这辈子只能做个小医生,一辈子打杂的货色。”

  虽然工作氛围很糟糕,可作为一个男人,这种屈辱他能忍,只要忍过这五年,他就可以重考执照,继续做回一名医生。毕竟救死扶伤,一直是他的理想。

  只可惜,祸不单行。五年没有固定收入,他能忍,但他的女友不能忍。正在热恋的女友,最终离他而去。

  父母车祸双亡后,钟恒将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了这个女人身上,所有的钱也花在了这个女人身上。结果,换来的却是冷漠无情的一条短信,分手。

  同时,150万的赔偿金,即使医院和科室负责了一部分,钟恒仍然需要独自负担将近100万。工作才两年,他没留下什么积蓄,被逼无奈之下,他只能卖掉自己唯一的财产,一栋五十多平米的房子。

  那也是除了一张全家福外,已故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仅仅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钟恒就从一个万人敬仰的外科医生,变成了一个居无定所,没钱没工作的无业游民。东海市成为了他的伤心地,工作爱情双失意,没有什么比这两件事更让一个男人心痛了。

  酒,无尽的酒。

  失去了一切后,钟恒夜夜以酒浇愁。有一天,他甚至醉倒在了路边,不省人事。

  忽然,他感觉到了一股凉意倾倒在自己的脸上。可是脑袋依旧昏昏沉沉的,根本无力反抗。直到冰凉的液体,不断洒下,灌进了自己的口鼻,这才把他浇醒。

  “咳咳。”

  钟恒双手撑地,呛咳了几声,抹去了眼睛旁的酒水,看了眼站在他面前的人,说道:“王坚!”

  王坚有些消瘦,一张笑脸人畜无害。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洒在伤口上的盐粒,不停刺激着钟恒的神经:“你怎么还不去死?你可是杀了人啊,杀人偿命,懂不懂?”

  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老同学,钟恒觉得一股股恨意不停地从腹中上涌,直冲脑门。他晃悠着身子,慢慢从地上爬起,嘴里喊道:“原来真的是你这个畜生!为什么要陷害我?”

  钟恒想要挥拳,打在王坚的脸上,正是这个人让他失去了一切。可酒精的作用还未消退,这一拳只是挥中了空气。

  王坚把空酒瓶随手丢在地上,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你之前还和我说要公平竞争,哈哈,笑死我了。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还要公平竞争,想起来就好笑。”

  紧接着他就抬起右脚,对着还有些站不稳的钟恒,狠狠踹了过去。

  见钟恒被自己一脚踢翻在地,王坚继续说道:“你不是说要治病救人吗?你不是说要做一辈子医生吗?我看你根本就没这个命,你就喝着廉价酒,醉死得了。”

  “你会得到报应的。”钟恒感到脑袋一阵天旋地转,趴在地上,勉强地喊出这句话。

  “哈哈哈,报应?你就是个天真的傻子,在大学我就看穿你了……”钟恒不知道王坚之后说了些什么,因为还没听清就彻底晕了过去。

  一觉睡醒,钟恒头痛欲裂,人昏昏沉沉的。不过回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心中已经被浇灭的斗志,又一次被点燃了起来。

  我确实太天真了。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要作一辈子的医生。

  钟恒拾起掉在一边,有些脏兮兮的西装,把它搭在了肩上。昨晚与王坚的偶遇,让他看清了一些东西。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东海已经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这天,钟恒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当然也没人关心这个问题。他所工作过的医院,没了他继续好好经营着,这个城市少了他这个外科医生,也照样正常运转着。

  那则医生过失致人身亡的新闻,也就火热了小半年,最终也像其他新闻一样,从人们的饭后谈资中慢慢淡去。

  “内罗毕到东海市的航班马上就要抵达目的地了,请乘客们系好安全带,不要随意走动。”

  一架空荡荡的客机上,响起了降落广播。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慢慢睁开了睡眼,他皮肤有些黝黑,身上只穿了一件非常廉价的纯黑T恤衫和黑色牛仔裤。

  此时,他的手里还半捧着一本医学期刊。几小时前,他正是看着这本期刊昏昏入睡的。

  “又是这个梦。”男子自言自语了一句,遍抬手打开了机舱窗户的遮光板,俯看了一眼窗外。白云下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似乎比他离开前更密集了一些。

  不知是还没睡醒还是怎么,男子只是看了这一眼,便又合起了双眼,闭目养神起来。不过,他的嘴里却喃喃道:“十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