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秦从献地图开始
大秦从献地图开始

大秦从献地图开始搅拌机a-著

21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签到世界地图 有人说,生在大秦统一天下的年代是一件幸事,因为可以随大秦铁骑去踏遍六国,在华夏…
更新到:第5章 太平本是将军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4 17:25:3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签到世界地图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5:33
第2章 得见始皇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5:33
第3章 签到一袋土豆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5:33
第4章 胡亥培养计划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5:33
第5章 太平本是将军定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5:33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签到世界地图

有人说,生在大秦统一天下的年代是一件幸事,因为可以随大秦铁骑去踏遍六国,在华夏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完成大一统的丰功伟业。

又有人说,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这大好河山有太多英雄与美人,在历史的长河里风流千载,若有与之促膝长谈的可能,必然此生无憾。

……

但在魂穿以后,扶苏却表示一切的荣耀与繁华都只是镜花水月的泡影,渴望天下归一后能安居乐业的大秦子民,终究是将美好的愿景藏在了心中,在这人命如同草芥的时代,苟延残喘……

有心改变一切的秦始皇长子扶苏,在长达一年的挣扎以后,发现自己的举动不过杯水车薪,改变不足万一。

这该死的无力感,直到他外挂到帐的那一刻,才宣告结束。

那是公元前219年六月,一个日白风低的清晨。

兴安县城东南六里外,海阳江岸边。

小鸟按照文人的惯例在枝头高声歌唱,风儿一如纸下微微吹拂,渔夫站在船上,定格在撒渔网的那个动作。

唯一显得与周遭社会风貌、风土人情格格不入的,或者也就是扶苏俊俏挺拔外表下那现代人的内里。

同监御史禄站在海阳江的江堤,看着士兵、民夫用铁锥铁钻来钻取石块,以锄铲来开凿渠道,扶苏正默默出神。

秦始皇二十六年,也就是公元前221年,赢政为了开拓岭南,全面统一。而令屠睢率兵五十万分五路大军南征诸越,直到现在,战争仍处于白热化中。

上个月,扶苏提出,要随负责军需的监御史禄一同运送粮食,负责开挖运河事宜。

见一向仁善,缺乏杀伐之气的长子有心奔赴军营,赢政也就乐见其成,一口答应了下来。

其实扶苏的真实目的哪里是做后勤工作,无非是想见证灵渠这一大运河的诞生罢了。

思索间。

忽然,心头出现一道提示音。

【检测到宿主正位于华夏名山大江列表中的湘江上游海阳江江堤,符合签到环境,是否签到?】

扶苏愣了愣。

老天爷终于发现他这个穿越者了?

准备给他这个“漏网之鱼”一点安身立命的本钱了?

好家伙,签到!必须签到!

“签到!”

【签到成功,宿主获得秦朝版本世界地图一张,请查收!】

世界地图?有意思。

也就是说我“老子”秦始皇,最终还是要从我手里拿到世界地图啰?

扶苏捂了捂胸口,然后伸手进去探了探,将羊皮制成的世界地图藏严实了,这才放下心来。

“殿下方才一直抚着胸膛,是否因舟车劳顿以至于水土不服?可需回马车中歇息一二。”

监御史禄侧过身来,面向扶苏,粗糙的手指着胸口位置,夹杂着些许散乱白发的面颊上带着焦虑之色。

扶苏干笑一声,“只是痒痒了,挠了挠,不碍事不碍事。”

禄笑了笑,“那老臣就放心了,也是,这南蛮之地,虽说鱼米丰沛,江河纵横,但各种蚊虫毒物层出不穷,偶有骚痒也就不足为奇了。”

“禄,在这儿开凿河堤,引流向南,最终是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呢?”

禄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漓江水高而湘江水低,如何使北水南调,北舟翻坡呢?这必然是一桩难事,但有志之士,事必成之。

老臣与一众同僚翻山越岭,勘测地形,反复商讨,最终才确定了在湘江上游的海阳河小河村一带修建工事,造出一个分水塘。

从此处一路南下,阻碍甚少,一旦通渠,三分入漓江,七分入湘江,由北向南,于兴安县东西相连,不出六年,大渠必成!”

一讲到挖渠的事,禄就心潮澎湃,滔滔不绝。

但听他说要挖五六年,扶苏就有些脑壳疼了。

换作蓝翔的挖掘机队来施工,估计一年都用不了吧?

没办法,古代就是这样,纯靠人力。

效率低也是在所难免的。

扶苏点了点头,“一旦此渠通之,粮草兵器源源不断,诸越之地便是吾大秦的囊中之物了。”

禄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

两人闲聊正酣之时。

忽听堤岸处歌声大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由那军侯黑夫带头,传遍整个堤岸的,正是《诗三百》(即《诗经》,当时称诗三百。)里的《秦风·无衣》。

在歌声中,将士们情绪高涨,动作更为矫健有力,仿佛齐声一吼,能叫这日月轮转。

在此情此景之中,扶苏也同将士唱了起来。

唱罢,扶苏叹息一声,“这样的军队,这样的士卒,我怎么能够辜负啊!”

辜负?

禄皱了皱眉,“殿下何出此言呢?”

扶苏微笑不语。

身处这归一不久,便将要纷乱的天下,不争就是最大的罪过。

禄永远也不会知道,扶苏心里想的是九年以后,他坐拥大军而不知道抵抗,只知尽孝自刎的愚蠢。

正如这南下伐越滔滔大军的洪流,永远不会想到他们将在异乡过完一生,难以班师回朝。

见扶苏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禄也就讪讪笑着,没有再问。

过了良久,等到嘹亮的歌声褪去,隐没在云深不知处时。

扶苏才开口道:“明日扶苏便要启程回咸阳面见父皇,这运送粮草以及开挖大渠一事,就要劳烦禄你多多费心了!”

禄疑惑不解,怎么才来不到几天就想着回去呢?难道是受不了这南方湿热,生了退缩之意?

“殿下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亲自向陛下禀报么?”

扶苏的本意是要向父皇献上秦化版世界地图,但这件事目前来看,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便打了个马虎眼含糊过去,“是啊,网友们梦想去达成的事。”

网友?

这是个人名?

禄皱起眉头,眼中的不解变地更深了,额头快挤出一个川字。

“网友是何人?”

扶苏微微笑着,“一个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人。”

禄眼前一亮,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有机会老臣一定要见见他,能让殿下如此牵肠挂肚的人,一定是个十分了不起的奇才。”

“好啊,你的愿望我会转告的,至于能不能见成,那就要看天意了。”

——

作者有话说:

为作者打call!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