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悍唐(书号:13300)
悍唐(书号:13300)

悍唐(书号:13300)李瑁-著

1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想活着?被绿了也得跪着笑 开元二十八年,盛世大唐。 昔日热闹非凡的寿王府,今天却是冷清肃然。…
更新到:第5章 哥舒卖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4 17:27:2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想活着?被绿了也得跪着笑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7:21
第2章 生死边缘的一缕温情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7:21
第3章 口蜜腹剑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7:21
第4章 知李隆基者,李林甫也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7:21
第5章 哥舒卖刀 更新时间:2021-06-04 17:27:21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想活着?被绿了也得跪着笑

开元二十八年,盛世大唐。

昔日热闹非凡的寿王府,今天却是冷清肃然。

李瑁刚刚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痛欲裂,突然间无数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

怎么回事?自己这是穿越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办公室的常驻大使,熬夜加班的忠实执行者,年纪不过三十的他终于倒在了电脑桌前。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的灵魂居然穿越到了开元盛世,成为了唐玄宗李隆基的第十八子。

李瑁的心里直想骂娘。

就在昨天,他被这一世的腹黑老爹庄严而又隆重地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杨玉环被李隆基接入宫中,由老婆直接晋升为小后妈。

皇上的儿子也是要脸的!

前任哥由最得宠的寿王突然变成了绿帽子王,羞愤交加,一命呜呼,然后被自己捡了个便宜。

平静下来的李瑁倒吸一口凉气。

三年前李隆基连杀三个儿子,眼睛都没眨一下。

只要自己对夺妻之恨稍有怨言,那就会与三个兄弟在地下团聚,倒是能凑一桌麻将。

说不定现在的李隆基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对自己动手呢!

李瑁想到此处,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脑袋也清醒多了。

这个时候还要什么脸?杨玉环再美也没有脑袋重要。

李瑁忽地起身,“我睡了多久了?”

“寿王殿下,您自从昨天晕倒,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一个睡眼朦胧的小侍女回道。

“更衣,本王要进宫!”

李瑁在宫门前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他随着内侍来到了李隆基的寝宫外,高力士正站在门前,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那笑容中有说不出的意味,让李瑁恨不得上去照着这个阉人可恶的脸踹上几脚,临走再吐上一口吐沫。

但是这个时候,能忍就得忍,就是高力士让他钻裤裆,李瑁都会毫不犹豫地爬过去,毕竟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李瑁快步上前,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高将军,十八郎有要事面见父皇,还请高将军通秉!”

高力士眼神中出现一丝惊诧,不过很快便笑着说:“皇上昨天睡得很晚,现在还未起,寿王稍等,老奴这就去通秉皇上。”

说完又向李瑁的脸上扫了几眼,见李瑁一脸的感激之色,便转身进入了寝宫。

只是刚刚转过身形,脸上笑容全无,转而是一脸凝重之色。

不过来到龙床前时,却又转眼间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皇上,寿王到了。”

过了好半晌,寝室内才传出一个疲惫的声音:“是寿王来了?进来吧!”

李瑁闻言急忙轻步走进寝宫,也不抬头,跪倒于地,“父皇,儿臣特来请罪。”

“你何罪之有?”

李瑁急忙说:“儿臣不能为父皇分忧国事,是为无能;不思故去的母妃,是为不孝,还请父皇责罚。”

“噢?”李隆基有些意外,不过他倒是没有过多纠结这些说辞。

“听说你昨日突然昏厥,可有此事?”声音虽有些疲惫,却透着一股肃杀之意。

李瑁立时感觉裆下一紧,这是道送命题,只要说错一句话,就别想活过今天。

李瑁以头叩地,声音哽咽:“父皇,儿臣不孝,母妃病故之后,并没有尽到一个儿子的孝心,这些日子来忧思过度,神情恍惚,所以昨日才昏倒。儿臣有一个想法,还请父皇恩准!”

“说来听听?”

李瑁言辞更加恳切:“父皇,儿臣思考良久,想与杨玉环解除婚姻,让她能在宫中为皇祖母和母妃祈福,还请父皇恩准!”

说完,从怀中取出“和离书”,双手举过头顶。

李隆基霍地坐了起来,双目囧囧,目光隔着玉帐,仿佛要看透这个儿子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李瑁感觉自己被无形的压力笼罩,压得他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而他的内衣早已经被冷汗打湿,他的生死,就在李隆基的一念之间。

就在此时,一只芊芊玉手抚上了李隆基的前胸。

李隆基爱怜地抚摩着玉手,突然说道:“瑁儿,你抬起头来!”

李瑁闻言抬起了头,只看了一眼,又立刻伏下身去。

玉帐之中,李隆基的身后有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

李瑁对这个女人没有一点感觉,可是面对此情此景,巨大的屈辱感还是让他心血为之一滞,不过为了活着走出这里,他不敢有一丝异样。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李瑁只感觉心脏仿佛要跳出喉咙一样,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头上却不见一滴冷汗。

李隆基一招手,“力士,呈上来!”

高力士接过“和离书”,仿佛在不经意间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李瑁。

李隆基接过之后,只是扫了一眼,半晌不语。

李瑁的头上已经隐隐见汗,李隆基杀心未褪,自己恐怕很难生离此地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