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帝国赘婿无名马甲奶爸
帝国赘婿无名马甲奶爸

帝国赘婿无名马甲奶爸明杰那个人-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家国有难 罗兰国都,武圣殿内。 灯火幽幽的殿堂,一个窈窕多姿的倩影,正对着外面的广场怔怔出神…
更新到:第5章 茉黛儿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5 18:11:4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家国有难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1:47
第2章 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1:47
第3章 孤苦伶仃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1:47
第4章 白夷姑娘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1:47
第5章 茉黛儿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1:47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家国有难

罗兰国都,武圣殿内。

灯火幽幽的殿堂,一个窈窕多姿的倩影,正对着外面的广场怔怔出神。

杜云蕾,螓额玉颈、冰肌玉骨的一位绝世佳人。20出头的年纪,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衣袍,站在遍地的月辉下,她就是罗兰帝国皇室一位外戚。

杜云蕾莹莹美目中一团阴郁。

那是门外广场上的血腥杀戮。

数百个手持刀斧的皇家卫士,将一个个蓬头垢面的囚徒带到广场。就在月色清亮的皇家殿堂外,进行一场血腥杀戮。

“杀,对于帝国的叛徒,只有这个下场。你们是帝国的军人,应该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人群中传来的话音,是头戴钢盔的皇家武卫统领下达军令。

一排衣衫褴褛的囚徒,被带到广场中心喷泉旁。高举砍刀的刽子手一声狞笑,便是一人身首异处。

油污般的血水在广场上堆积成泊,一个一个凄迷无助的囚徒被带上来,一闪刀光后又化为两截。

“哎!”

有人踩到地上的人头,不慎摔个四脚朝天。

骂骂咧咧的皇家卫士爬起身,飞起一脚,便将那个人头踢了出去。

眦目欲裂的人头,险些飞进武圣殿。在石阶上弹了两下,又滚进外面的花圃中。

杜云蕾眼见此情此景,难以抑制的热泪在眼眶边一旋,不禁落下地来。

正在悲恸欲绝中,身后突然传来的脚步声。

面相阴鸷、身材高大的一位年轻男性。披着滚边金绣的战袍,腰悬犀角宝刀,正是他的表兄,帝国圣灵殿殿主楚成风。

楚成风履声橐橐而来,没走到身边,先扔来一个东西。

“吧嗒”一声。

一片油泊般的血污,遍染大殿内的天鹅绒地毯。

杜云蕾一眼过去,心中悚然一惊。这才看出那是什么。

白发苍苍的一个人头,在地上滚得血肉模糊,正是她的贴身侍卫长。

“你昨天说要见他,所以我又把他带回来了。你们才说几句话就走,难道你不想跟他多聊聊?”

楚成风面目扭曲,形似一团蔽日乌云来到身边。在他硕大的阴影下,风姿楚楚的杜云蕾越发柔弱起来。

楚成风咯咯怪笑,双眼一闪凶光。来到杜云蕾身边,突然一个伸手,抓起她满头鬊云,从怀中掏出一份信笺,拍在她脸上。

楚成风阴笑道:“想骗我?小贱人,你昨天叫他来干什么?还想跟谁送信?”

杜云蕾一声惨叫,疼得龇牙咧嘴。

楚成风杀气腾腾的双眼,在她柔若无骨的倩影上一扫。又一把放开她,踱步在大殿中。

路过地上的人头时,楚成风咬牙切齿一声狞笑,突然飞起一脚,将那个人头踢出门外。

杜云蕾面色煞白,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下,两人远远一个相视,她又把脸撇了过去。

楚成风冷笑道:“怎么啦?你还在痴心妄想,要等那个人回来?那我就劝你别做梦了。”

杜云蕾不言不语。

耳听外面的行刑声,不知不觉间,手脚已泌出一片冷汗。

楚成风来到窗前,又说道:“看见没有?这些大逆不道的帝国叛徒都已被我抓到了,你还有什么可想的?你想要他回来当然可以。我已经下达命令了,随时都能把他的人头送到你面前。”

说着,一个凶光四溢的眼神过来。

楚成风咯咯狂笑,又说道:“不然你想要哪个部分?或煎或炒,或蒸或煮,我都能满足……”

”行了,别再说了。”

杜云蕾声嘶力竭,总算憋出一声:“不是答应过你,我不再见他了?而今我身边只有你,你还想怎样?那些人是无辜的,你就放过他们吧。”

是指刑场上的那些囚徒。

罗兰帝国近几天风云突变,一场劫难下来,皇家军事议会不知抓捕多少人。

这些国中权要,或朝或野,或官或民,遍布帝国军政之内。恐怖气息弥漫的国都,几天下来,不知多少人经此一劫。

“把他们的手脚砍下来,再割了他们的舌头,别这么鬼叫连天的。”

楚成风伸手招来武卫统领,一声吩咐下去,又笑道:“你还有心维护他们?这些人犯上无道,胆敢谋刺皇储,真是死不足惜,你可怜他们干什么?”

“你知道的!”杜云蕾胸口起伏,悲恸道:“他们真是叛乱分子?皇储真是他们谋害的?只怕不是吧?你杀他们什么目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过是挡了你的路而已。”

楚成风双眼一翻,冷笑道:“你知道就好。不日之后,我就将成为帝国之主。到时候你是什么身份?所以我想问问你,你有什么不满足的?”

杜云蕾苦笑摇头。

正说话间,门外又是一个脚步声传来。

两人随之侧目,竟是个年幼的婴儿跑了进来。

眉目如画的孩子,仅一岁多模样。披散着乌黑的发丝,双目莹莹灵动。刚进大殿,便一头扎进杜云蕾怀中。

楚成风一声阴笑,目送孩子的远来。

杜云蕾眼见他满面杀气,慌忙挡到女孩面前。

“你答应过我,不伤她一分一毫。兰陵根本不知道他有个女儿。”

“嗯!”

楚成风吊着嘴角,似笑非笑一个点头,没再多说下去。

杜云蕾把女儿搂进怀中,眼见她温柔娴静地贴过来。心中不禁一暖,险些落下泪来。又说道:“只要你能答应我不伤害她,我就任你处置。我知道你和律政殿殿主他们想干什么,我会帮你的。你也需要我的帮助。”

“一点不错!”

楚成风突又踅身回来,敛起鹰目,打量整个气派庄严的大殿,说道:“再过几个月后,我们的大事即将功成圆满。而我也想告诫你一声,别再痴心妄想了,他不会回来的。就是能回来,也是分成几块送回来。皇储君已经病入膏盲,眼下正是非常时期,你可千万别再做傻事了。”

一个徘徊来去的身影,又将地上那封信钱捡起,放到身边的烛台上化为一股青烟。

楚成风又说道:“到时候你就是一国之母,你还不满意?你能信守承诺,我也会这么做。至于那个人呢!真想见到他,就等我把他的人头镶上珠宝、做成夜壶送给你。”

杜云蕾眼皮一颤,忙把怀中女儿搂紧。

面对楚成风灼灼如火的双眼,憋得面红耳赤,才叹出一声:“我们不说了,女儿还在这里。而我也知道,你故意弄这个为了什么。你放心,我不会有下次了。”

是指外面的刑场。

楚成风咯咯怪笑,看傻子突然开窍的眼神,幽幽道:“原来你知道。那好,我也不妨对你明说,我也知道你还不死心。因为你就是个傻子,不给你开开眼界,你还活在梦里。他根本不会回来的,你难道不明白?”

杜云蕾凄迷无助的面相,只管盯紧怀中的女儿,叹道:“别说了,我听你的不行吗?我也是皇家继承人,有我帮你,你会拿到你想要的。”

“那是最好。”

外面又是一阵鬼哭狼嚎传来。

身披战甲的皇家卫士,正把囚徒带上广场,以木桩钉死他们的手脚,再一刀一刀分尸数块。

老人孩子,蓬头垢面的女弱。堆积如山的尸骸将广场填满,灰头土脸的孩子在嚎啕大哭。惨绝人寰的一幕,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杜云蕾喉头抽搐。

眼见楚成风踅身要走,连追几步过去,又把他叫了下来。

“你先别走,饶了这些人吧!我们不是说好了?”

楚成风徐徐点头,突又咧嘴一笑,来窗边叫过那个皇家卫士统领,吩咐道:“那好,就给他们个痛快了,别再耍他们了。我这人也是个善男信女,一向慈悲为怀的。”

那是楚成风留下的最后一声狞笑。

等他走后,阒若无人殿堂里,只剩杜云蕾和她女儿还在。

杜云蕾仰面上苍,紧搂着怀中的女儿。不知不觉间,眼前浮现另一副景象,那是她一直在等的人。

家国有难,危机四伏,而那个人何时能回来。他一走两年,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那可是皇族的血脉。

——

作者有话说:

无名之人的复仇之路。朝则缝缝补补、忙内忙完。暮则大开杀戒、攻城掠阵。在战场上,因为一场误会,他被人称之为“杨兄弟他爹亲戚的这位陌生人”。都知道他是自家人,却不知他的来历。“杨兄弟他爹亲戚的这位陌生人,这边!”“杨兄弟他爹亲戚的这位陌生人,身手真好!”“杨兄弟他爹亲戚的这位陌生人,我又便秘了,你不是军医吗?快给我捅捅!”“杨兄弟他爹亲戚的这位陌生人,我痔疮又犯了,你快来给我舔舔……”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