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山村小医仙
山村小医仙

山村小医仙荒雪-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偷鸡 第一次偷东西,小心脏跳的嘣嘣的。 忽然听见旁边的小树林里有人说话,秦小愉赶紧隐藏起来。…
更新到:第5章 五内俱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5 18:12:0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偷鸡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2:09
第2章 堵住你的嘴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2:09
第3章 千年老参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2:09
第4章 不解风情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2:09
第5章 五内俱焚 更新时间:2021-06-05 18:12:09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偷鸡

第一次偷东西,小心脏跳的嘣嘣的。

忽然听见旁边的小树林里有人说话,秦小愉赶紧隐藏起来。

“别,别这样!”

“小傻瓜,你就乖乖的从了我吧,在这块地面上,我就是天王老子,我的话就是圣旨!你跟了我,一辈子享不完的福,懂吗?”

女的哀求:“可是我……我比你女儿大不了几岁,祁厂长我求求你了,祁叔,你放过我吧!”

中年男人一瞪眼,抬手就是一抽!

“啪!”

一声响亮,让腰里别着两只白条鸡的秦小愉愣住了!

眼前的一幕,让秦小愉血脉贲张,却又愤怒的把眼珠子瞪出来!

被抽了一巴掌的女人,使劲又挣扎一下。

中年男人恶狠狠的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

“祁叔……”

秦小愉不小心触碰到身边的一棵小树,“哗啦”一声响,中年男人当即粗壮的嗓子吼叫一声:“谁?给我滚出来!”

秦小愉不得已只好走出来:“祁厂长,是我。”

“你……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偷鸡,又要隔墙往外撂?”

夜色朦胧,但秦小愉仍然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两条身影是谁。

男的是厂长祁德福,女的是香镇的镇花柳雪梅。

两个人都已经脱光衣服,祁德福紧紧抱着柳雪梅。

见是秦小愉,祁德福一点也不紧张,而是又一声喝:“秦小愉,是不是又偷鸡?”

腰里别的鸡还没来得及摸出来,不承认是不明智的,所以秦小愉只好坦白:“不是又偷,我是第一次!”

“准备偷几只?”

“就两只!”

“你小子一次就偷两只?真不像话!”

秦小愉赶紧说:“是有点不像话,我下回每次偷一只。”

祁德福哼一声:“你们这些小贼,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秦小愉心想,你不是也在偷鸡?只不过是只雪白细腻、肉质鲜嫩的大肉鸡而已!

祁德福咳嗽一声又呵斥一声:“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秦小愉赶紧回应:“我什么都没看到,这几天害眼,看东西模糊不清。”

“才是他娘的瞎说,看见就是看见了,不老实!”

秦小愉心想,我要是说老实话,你还不杀了我灭口?

于是赶紧又说:“我看见你和雪梅姐在……在谈心。”

“这就对了吗,在谈心,记住了啊!”

“记住了,你和雪梅姐继续谈,我就不打扰了。”

“别他娘的穷啰嗦,滚蛋!”

秦小愉赶紧转身就走,不小心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吃屎。

爬起来就跑,也不敢回头再看一眼。

其实祁德福除了贪色成性,别的方面还是不错的,对厂子里工人偷鸡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厂子又不是他家的,乡亲们家里都穷,偷只鸡回去改善一下伙食,情有可原。

这个肉品厂,是宾阳城里的一个大老板建造的,占了香村镇的地,所以村里好多人都在厂子里上班,副镇长祁德福,也就当上了杀鸡厂的厂长,听说年薪二十万。

虽然不阻止不惩治,但明面上也不能放任,门岗还是要严查的,所以工人们就把鸡隔墙撂出来,下班的时候再找到拿回家。

香村镇是个很穷的小山村,也就是不到八千口人的样子。

而秦小愉家更穷,基本上算是家徒四壁。

厂里人偷鸡成风,有人就怂恿他也偷。

不偷也不行,小伙伴们怕他告黑状,就强迫他也偷。

谁知道第一次偷鸡,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这让秦小愉挺窝心的。

不过也算过了一把眼瘾,看见了柳雪梅光溜溜的身体,挺白的。

这一看之下有点不妙,心里就一直想着,她和祁德福抱在一起,做的那点事。

脑子热身体也热,下班后一溜烟的,就跑到林雨霏家里,躲在她家的山墙后面,找到一个细绳子,一连拽了三下。

林雨菲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个人约定,林雨菲睡觉的时候,把绳子系在手腕子上,秦小愉想她了,就到后山墙下拽绳子,然后林雨菲就出来了。

果然不大一会儿,林雨菲就出来了。

秦小愉一下子扑上去,抱住就亲嘴,把个林雨菲憋的差点岔气!

林雨菲使劲推了秦小愉一把:“也不怕让人看见了!”

秦小愉嘿的一笑:“这大半夜的,谁能看见呀!”

一边说,拖着林雨菲就往村外的小树林里走。

这里是他们俩的固定约会点,平时互相想的狠了,就到这里躺在一起,说一会儿话。

但是林雨菲却不肯让他做那件事情,说是万一他以后变心了,自己不是亏大发了?

不管秦小愉再三发誓,说只要她不变心,自己绝对不变,但林雨菲就是不相信他。

秦小愉只好耐着性子,等待洞房花烛夜,好好收拾她一回。

两个人躺在草地上,脸对脸说话。

林雨菲说:“你赶紧把诊所开起来,赚够彩礼钱,才能摆平我爸妈,咱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林雨菲的爸妈嫌秦家穷,始终不同意她和秦小愉好,所以两个人只能偷着好。

“我这不是正攒开诊所的钱吗?”

秦小愉的爷爷是个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听说他爷爷的爷爷,是朝廷的御医,留下了不少的宫廷医家秘技。

可惜爷爷死的快,好好的和秦小愉的爸爸上山,滚坡摔下来,爷儿俩一起走了,丢下秦小愉和母亲,孤儿寡母的相依为命,挣扎活着。

不过秦小愉已经在他爷爷手里,学到不少东西,一心想继承祖业,而且野心十足,把自己的诊所开到全国各地去!

他到杀鸡厂上班只是权宜之计,就是为了攒钱开诊所。

“等你攒够钱了咱就开张,你当医生我当护士,镇子里也没个好医生,确定会一举成名,到那时候,四里八乡的钱滚滚而来,到时候咱们就扬眉吐气了!”

秦小愉赌气说:“到时候我有钱了,再找个比你还好看的,甩了你!”

“你敢!”

“那你叫我……”

林雨菲一把推开他:“又来了!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拽绳子我也不出来了!”

两个人又抱着说了一会儿话,就拉着手走回去。

秦小愉虽然心痒难挠,但是也没有办法,林雨菲固守最后一道防线,就是不投降。

把林雨菲送到家门口,秦小愉悻悻的独自回家。

路过柳雪梅的家门口时候,不由得往她院子里多了看一眼。

当即又想起她的身体,嗓子眼干燥,火气又冲上来了。

正要抬脚走人,却是院门呼的一声拉开,把秦小愉吓了一跳!

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将秦小愉拽了进去!

秦小愉大惊失色,叫一声:“雪梅姐,你要干什么?”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