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倾山海
权倾山海

权倾山海籍籍无名-著

12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废物将军 “少将军,我们真的要在这安营扎寨吗?” “啊?对啊,你看这里地势高耸,松林茂密,既…
更新到:第5章 枯槁老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6 22:28: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废物将军 更新时间:2021-06-06 22:28:40
第2章 布局 更新时间:2021-06-06 22:28:40
第3章 十凶卷 更新时间:2021-06-06 22:28:40
第4章 暗谋 更新时间:2021-06-06 22:28:40
第5章 枯槁老者 更新时间:2021-06-06 22:28:4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废物将军

“少将军,我们真的要在这安营扎寨吗?”

“啊?对啊,你看这里地势高耸,松林茂密,既方便隐匿我们行军的踪迹,又能俯瞰下方敌营的动向,进可势如破竹直冲而下,退则安若磐石据险固守,不正是兵书上那所谓的什么,要害之地吗?”

“额,如若少将军在行军之前依末将所言行事的话,这里确实是一处出奇制胜的要地,可我们这一路行来,走的皆是官道不说,更是大张旗鼓毫不避讳,那叛军的斥候又不是睁眼瞎,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此时的位置啊?”

人至中年的虎威军统领王伉,自幼随父从军,历经大小战役不下百场之数,其‘铁面诡帅’之威名,更是在南方军民两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现如今,面对着眼前这容貌俊逸的少年,他确是怎么也无法板起脸来去说任何的不适,反倒还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小心翼翼的接着说道:“少将军,我们还是翻过这个山头,到山脚下去安营扎寨吧!现在正值夏末大暑,此地松林又茂密得紧,倘若叛军派遣一支奇袭小队,以火攻之的话,我军必然会全军覆没于一片汪洋火海之中,到那时,别说是末将我了,就算是皇城禁卫军全军齐至,也极难护得了少将军你的周全啊……”

“呵呵,王统领,你这是在吓唬我吗?”

“末将不敢!”

王伉抱拳躬身,脸上尽是苦涩,虽说这少将军‘皇城四废’的名声,他早已是耳熟能详,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少将军不仅不学无术,竟还如此这般的独断专行。

从皇城出发至此,行军已是十日有余。而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日里,这个草包将军全然将他‘兵贵神速’的谏言抛之于脑后不说,更是变本加厉的好似游山玩水一般,每过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就要安营扎寨,虽其嘴上说是让军队休整保持战力,但实则却是夜夜歌舞笙箫,只图自己快活享乐罢了。

之前,虽然虎威军里的其余几位将领都颇有微词,但碍于这少将军的家世,却是无一人敢站出来,当面指责什么。说白了,此次出征,实际上仅仅只是几个王侯世家的竞赛游戏而已,私底下随意骂几句也就得了,谁又会傻到拿自己的仕途去开玩笑呢?!

可眼下的近况却跟以往不同,只见一名原本立于王统领身后的精壮汉子,忽然闪身而出,怒目瞪向那少将军的同时,就好似发了飙的狮子一般,大声的呵斥道:“胡闹,你想让整个虎威军与你陪葬在此吗?”

“陪葬?!哈哈,你区区一个副统领,有什么资格与我陪葬?”

“你……”

“报……”

就在整个氛围骤然急转直下,变得剑拔弩张之际,一阵铿锵有力的奏报声响,兀的就从前方的密林之中传了出来。

不多时,一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斥候,便已然跪在了一众将领的面前。

王伉不动声色的拉了拉那俨然已怒发冲冠的副统领之后,这才又躬身对少将军说道:“少将军,息怒,李副统领他一手将这籍籍无名的虎威军,带到现如今能与帝国四大精锐步兵齐名这般的高度,这其中的情感,还望少将军你能谅解……”

“呵,一个副统领居然敢顶撞将军,这要是传出去,我耀武帝国的军威还要不要了?!”

说着,少将军楚云修的目光瞬时一冷,撇头看向那李副统领,一字一句的接着说道:“我要你自行下去领三十军棍,你可服气?”

“服气,少将军你如此宽宏大量,李副统领他又有什么好不服气的呢?!”

王伉虽调任为这虎威军统领不到三月之久,但却与这李副统领相交甚欢,自是深知其人的火爆脾气,所以,不等这李副统领答话,便又接着说道:“此刻,前方军情尚不明确,少将军你看,可否等斥候禀报完毕之后,再让李副统领去领取责罚?”

“嗯。”

楚云修似乎是走的有些乏了,只见他点了点头之后,还真就没去揪着那李副统领不放,而是有些不耐烦的转向那斥候,说道:“捡重要的说,要是你敢添油加醋,惹得你这几位主子不满我在此安营扎寨的话,我不介意用你的项上人头,来祭我军的出征大旗……”

“小的不敢……”

那跪着的斥候诚惶诚恐的抱拳朝着楚云修拜了一拜之后,这才又唯唯诺诺的接着说道:“那,那个熊魂和幽狼两支部队,已于我军三日前抵达这云岭山山脚,并在昨日合军一处,与那倾巢而出的叛军展开了一场极其惨烈的激战……”

“李宋两家公子居然能摒弃前嫌,合力出击?真是奇了怪了……”

王伉喃喃自语间,忽的就是眼前一亮,不免有些急切的继续追问道:“眼下情况如何?”

“经此一役,叛军死伤过万,只余下数百名残兵败退至石城中死守不出……”

“那熊魂和幽狼这两支部队,此刻是何动静?”

“熊魂和幽狼同样伤亡极大,此刻正分别驻扎在石城的东西两侧暂做休整,似乎,似乎是在等……”

“在等我们吗?”

楚云修眉毛一挑,却是换做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懒洋洋的接着说道:“那就让他们慢慢的等着好了,这天气如此的燥热,我可没什么心情去带兵打仗。王统领,待会你下去布置一下,把今晚巡逻的人数增加一倍,巡查警戒的范围扩大一里。我呢,现在就去督促先锋营搭建行军营帐,我们暂且在这山上避两天暑再说……”

“两天?!少将军,此事万万不可啊!”

王伉再次抱拳躬身,微微低下的脸上尽是苦涩,却又不得不咬着牙,继续谏言道:“此刻,叛军元气大伤,我军又是最熟练攻城战的帝国军队之一,可谓是一鼓作气就可将之全然击溃。而如若我军在此驻扎不前,不仅延误了战机,还极有可能会让前方将士们的士气大受影响,到时候军心涣散,让叛军有了可趁之机的话……”

“呱噪!你是聋了吗?现在叛军就剩数百残兵了,还能有什么可乘之机啊?!”

楚云修面色一寒,显得很是不耐烦的继续呵斥道:“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别跟我在这叽叽歪歪的。什么狗屁的军心涣散,就算李北齐和宋云浩那两个草包的脑袋,被挂在那石城的城墙之上,又与我何干?”

“这……”

说实话,王伉心中早就做好了被拒的准备,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纨绔子弟居然敢如此的目无法纪,如此的不留情面。

所以一时间,看着楚云修那霍然转身离去的背影,王伉竟是无言以对,以至于整个人宛若木鸡一般的呆立当场。

“这个混账东西,他就不怕此番言论传扬出去,被枢密院的探子们捅到朝堂上去吗?”

一旁本就脾气暴躁的李副统领,此时更是双拳握得青筋暴起,咬着牙继续怒声道:“到时候,如若三法司真的治罪下来,你我恐怕也难逃干系啊?!”

“那你说,我们该当如何是好啊?”

“王统领,你看这样如何……”

…………………………

入夜,沉积的云层笼罩了整个云岭山的上空,使得本就沉寂的山林,显得越发的昏暗。

而山林之中,连绵的军营宛若一条盘踞而卧的巨蟒,环抱拱卫着那好似遗世而独立般的主帅大营。

不知,是为了防火还是为了隐藏形迹,王伉下令所有的兵营都不得点燃烛火,所以,使得那灯火通明,莺歌燕舞的主帅大营在这呼呼作响的山风之中,显得格外的扎眼与另类。

忽的,那主帅大营的后帐被人从里面掀了起来,紧接着,一名身着夜行衣,黑巾蒙面的神秘人在左右环顾了一周之后,无比迅捷的就从那守卫森严的主帅大营之中窜了出来。

而令人惊奇的是,那主帅大营之中,王伉为楚云修这个少将军精挑细选的那数十名护卫,就好似是睡着了一般,居然连半点响动都不曾发出。不仅如此,更为诡异的是,里面的歌声,竟是自始至终都从未中断过半分。

平静,平静得就好似那山岭的风拂过树枝,峰顶的水穿行溪涧,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波澜不惊……

再看那神秘的黑衣人,似是对周围巡察士兵的布岗以及行进路线都极为熟悉一般,借着黑夜的掩护,辗转腾挪间,便仿若走在自家后院似的,轻松自如的就穿过了一座座兵营,袭入了更远处的山林之中。

而那黑衣人在进入山林之后,却并未放缓脚步,反而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未知的前方继续疾驰而去。

不多时,就像是某种神秘的羁绊在指引着方向,那黑衣人几乎是呈一条直线穿过层层茂密的森林,来到了一处十分隐蔽的断崖之地。

而此刻,在那断崖峭壁的顶端,正有一名身高足有两米的青年盘腿端坐在上,其一双犹如见过尸山血海般的修罗瞳仁瞬时就扫向了那黑衣人的落脚之处。

——

作者有话说: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