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重生:我在七零逆风翻盘
重生:我在七零逆风翻盘

重生:我在七零逆风翻盘一朵大麦花-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肝癌晚期 “宣女士,你已经是肝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时间。如果进行治疗可以多撑一段日子,回去…
更新到:第5章 许茹来撺掇,恨意滔天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7 14:27:1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肝癌晚期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12
第2章 还你一个媳妇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12
第3章 笨男人,我讹上你了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12
第4章 主动出击拿下陆国强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12
第5章 许茹来撺掇,恨意滔天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1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肝癌晚期

“宣女士,你已经是肝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时间。如果进行治疗可以多撑一段日子,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尽快入院治疗吧。”

宣胜楠脑海里回荡着医生的话,久久迈不开步伐,她没想到,自己竟得了癌症。

家人?她哪来的家人。从一九七七年逃离永平公社那年起,她就没了家人。

七七年高考恢复后,她是永平公社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优秀女青年。

结果办大学酒当天,却被好姐妹许茹灌醉陷害,躺在自家姐夫的床上,身败名裂,家人拗不过大姐的盛怒,把她嫁给了公社里的瘸腿杀猪汉陆国强。

结婚第三天,宣胜楠又蠢到家,再次被许茹撺掇着跑了,跑到这座车水马龙的大城市,因为资料档案上有乱搞男女关系的作风污点,只能四处做点杂活糊口。

而害她身败名裂,顶替名额上了大学的许茹,宣胜楠前几日刚见过,穿金戴银,有儿有女,丈夫还是公务员,金饭碗,日子要多好过,就有多好过……

“唔!!”

宣胜楠正因自己肝癌晚期的噩耗久久不能回神,忽然一方味道刺鼻的帕子捂在她嘴上,拖着她进了电梯,一路进了手术室。

作为在医院打了十三年零工的人,宣胜楠很明白这帕子上的是什么,是强效的麻醉剂,闻一闻就能让一头大象晕倒,更何况是她?

宣胜楠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刚刚还心心念念恨着的许茹,赫然站在正前方,冬日里,她身上的貂皮大袄格外雍容华贵。

“许茹——”

宣胜楠咬牙切齿地喊出她的名字。

“是我,胜楠,算算日子,我们有二十来年没见过了吧?”

许茹坐在一旁,脸上带着微笑,她说出来的话却让宣胜楠心惊:

“客套话就别说了,我女儿今天生孩子大出血,她和你一样是稀有血型,医院暂时找不到血源。胜楠,你帮人帮到底,把你的命贡献出来救我女儿吧,反正你没有朋友,更没有亲人,死了不会有人伤心,可我女儿不一样,有很多人舍不得她死。”

宣胜楠瞳孔放大,眼中带泪的摇头,拼命乞求许茹:“不,不可以……”

哪怕再恨许茹,之前偶然遇见,宣胜楠也完全没有想过要去破坏她的生活,觉得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可如今为什么连她的生命都要夺走?

而且,她是肝癌晚期,这样的血液进入一个无辜人的身体里,会发生什么事,宣胜楠真的不敢保证,她不想害了无辜的人。

但这些事情,许茹不知道,也不想去调查。

她只想要宣胜楠死,宣胜楠一天不死,顶替宣胜楠上大学的事,很容易就会被查出来,到时等待她的虽不是身败名裂,却也是丢了脸面!

“动手。”许茹冷漠的吐出两个字。

宣胜楠被绳子紧紧捆在手术台四周,无法挣扎,只能任由粗大的针头刺入胳膊,慢慢感受着鲜血从身体里涌出的无力感。

随着更换血袋的动作,不少鲜血喷在地板上,血腥味迅速弥漫整个手术室,随之滑落的还有宣胜楠的泪水。

而这些泪,都是当初一次又一次轻信许茹时脑子进的水,今日全部流干了。

一包,两包,三包血。

医护人员说:“许女士,这么多血足够令千金的需求了,再抽下去她会死的。”

“闭嘴!”

许茹面目狰狞的瞪了医护人员一眼,厉声道:

“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这女人如果活着离开手术室,以为你们能置身事外?拿了钱就闭嘴办事!不该说的话就烂在肚子里,今天,宣胜楠必须死!”

手术室里的人噤声。

手术室里静悄悄的,时不时响起的只有许茹的轻笑。

大量血液流失,宣胜楠整个人白得像是一张纸,无力,单薄,没有半点血色。

“许女士,血已经采完了。”

许茹看着空空如也,再抽不出半点血的抽血管,姿态和刚刚的狰狞判若两人:

“大家辛苦了,出去之后守口如瓶,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许茹起身要走,忽然见到宣胜楠嘴唇动着像是要说什么,还以为宣胜兰在诅咒自己,低头听了听。

“爸……妈……”

许茹听到宣胜楠临死前的呓语,伏在她耳边笑着说。

“怎么?想家了?”

“几十年没回永平公社,你应该不知道公社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看着宣胜楠痛苦的样子,许茹就很开心。

公社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同志?又如何,宣胜楠不过是一个只会死读书的笨蛋!

许茹缓缓说。

“你走后半个月,你爸宣文斌在进城找你的路上,被我推下山摔死了。”

“我下山去看他怎么死的,你猜他怎么着?”

“哈哈哈,他以为是自己脚滑摔下去的,临死前还把路费交给我,请我帮忙找你回家,说胜梅姐不恨你了。”

“然后我拿着这笔路费去了大学,找到了现在的老公。”

“还有你姐姐宣胜梅,八三年你姐夫非要学别人下海经商,没本钱,就把你姐卖到山区替别的男人生孩子,你姐不从,跳河淹死了,怀了双胞胎,一尸三命。”

“至于和你有过三天夫妻缘分的杀猪汉陆国强,为了等你回家,终生未娶,还尽职尽责的帮你家里人送终收尸,赡养你妈一辈子……”

“宣胜兰,我说完了,你感觉如何?心痛吗?我可爱惨你痛苦的样子了。”

宣胜楠听见自己惦念着的人,最后全都落了悲惨下场,顿时无边的恨意铺天盖地,挣扎着要和许茹拼命!

可她浑身血液被抽干,只能死死瞪着许茹,用最后的力气的诅咒。

“许茹,我诅咒你,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咒我?来人,把这贱人的舌头割了,我让她去了阎王爷面前也不能告状!”

许茹冷笑,但这句话宣胜楠已经听不见了,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过了很久,宣胜楠只觉得一阵惊人的裂痛袭来,耳边回荡着七嘴八舌的喧哗。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