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护国奶爸
护国奶爸

护国奶爸大漠孤烟-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若非我要回家…… 西南边疆,漫天飘散着赤色雪花。 血凝成冰,遍野尸骸。 腥风赤雪之中,他一身…
更新到:第7章 我等你,跪拜赎罪!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7 14:27: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若非我要回家……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40
第2章 少一次,我杀你们全家!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40
第3章 封号——南天王!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40
第4章 怎么是你?!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40
第5章 林布衣,我们离婚吧!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40
第6章 天下间,无人能接南天王一拜!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40
第7章 我等你,跪拜赎罪!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7:4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若非我要回家……

西南边疆,漫天飘散着赤色雪花。

血凝成冰,遍野尸骸。

腥风赤雪之中,他一身布衣,屹立在山峦之巅,鸟瞰世间一切,睥睨万物。

此前一战,已半月有余。

他站在此地,便是顶天立地的华国之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在他周身,仍围着残余九人,而这九人所率领的万人部队,如今已成白骨,铺满数十里疆场。

“华国至尊,当真足以睥睨天下。”

“只是,你势单力薄,后无援军,注定死在我九人之手,又为何固执,不肯退让半寸?”

“你若向我等低头,主动退避,我九人答应,只废去你一身功夫,留你一命!”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好自为之,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这九人,乃是西部列强中的巅峰存在。

西部列强,为分割华国,此次大举进攻,势必要突破华国西南边疆,却不曾料到,竟在此受阻,遭遇重创。

寒风中,林布衣淡淡一笑。

“势单?力薄?”

“留我……一命?”

“堂堂华国,人才辈出,我林布衣镇守此地数载,诛灭强敌无数。

“若非我要回家,又何须亲自出手震慑尔等?

“若非我要回家,又何必如此鏖战不休?

“若非我要回家,尔等宵小,连让我出手的资格,都不配有!”

“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惜尔等,只有做鬼杰的机会了。”

话毕,双臂一震,一身气势骤然澎湃。

半月之久,纵然他战神之躯,也已然力竭,可在倒下之前,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的,却是女儿恬静的睡脸。

女儿三岁,他没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

女儿三岁,需要他的骨髓基因续命。

这,是他回归故乡前的最后一战。

大国小家,他肩负亿万人性命,若想安家,便要先定国!

“尔等九人记着,今日我林布衣,斩杀尔等于此,休怪我手下无情,要怪,便只能怪尔等太弱,弱到……万人来袭,却无法撼动我龙国疆土半寸!

“要怪,就怪你们是我归乡的阻碍。

“我林布衣,今日一战,既定国,也安家。”

……

两年时间,如白驹过隙。

两年之前,华国西南边疆那一场旷世的“诸神之战”已渐渐被国人淡忘。

那睥睨天下的“布衣至尊”,也已然成为了曾经的神话。

清河市,顺城小区,公园里。

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荡着秋千,一边摇晃,一边露着恬静的笑脸。

在她身旁不远处,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只是一双眸子,始终落在她身上,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她。

“爸爸,你看小小厉害吗?”

……

“爸爸,上午幼儿园开家长会,别人家爸爸妈妈都去了,我说我爸爸是国家的大英雄,执行任务受伤了,老师还夸我呢。”

……

“爸爸,隔壁那个男人好讨厌,又骚扰妈妈,不过你放心,妈妈很爱你的,我亲耳听见妈妈说让他滚。”

……

“爸爸,我听他们还说,今天妈妈要嫁人了,妈妈嫁给别人了,是不是就不要我们了?”

……

她本说得开心,可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弱,秋千也不再动了。

她游荡着双腿,从秋千上跳下来,凑过来,静静地蹲在轮椅前,看着那双呆滞无光的双眸。

眸中空洞,深邃,打从她大病初愈,睁开眼睛之后,父亲就成了这样。

她五岁了,却还从来没听过父亲的声音。

她只知道,两年前若不是父亲救她,她也活不到现在。

父母给了她第一次生命,爸爸则给了她第二条命。

“爸爸……”

小小趴在男人膝盖上抽噎着。

“爸爸,小小求你了,你快醒过来吧,好不好?”

……

“别人家的小朋友都、都有爸爸举高高,有爸爸帮着荡秋千,有爸爸领着出去吃好吃的。”

……

“爸爸,我也想听爸爸给我讲白雪公主的故事,我也想爸爸哄我睡觉,我、我犯错的时候,也想爸爸骂我,爸爸打我啊!”

……

“爸爸……”

泪水,啪嗒啪嗒落下来。

滚烫的泪珠落在男人双膝之上,可男人却丝毫没有知觉。

他有意识,却动弹不了,也不能说话。

他,正是林布衣。

两年前,西南边疆,无敌战神,布衣至尊。

一夫当关,斩杀敌军万人,护国安邦,而后终能安心回家,为女儿做骨髓移植手术。

奈何,那一战,他也遭受重创。

女儿所需骨髓量极大,纵然医生再三警告,他却仍然冒着身死的危机,也要强行为女儿续命。

庆幸的是,他们都活下来了。

悲哀的是,他却成了植物人。

每当女儿与他说话,他多想开口回应,多想给女儿应有的关怀。

可他……做不到!

“爸爸,小小……”

“哟,瞧瞧,这个小野种又在这哭丧呢。这个野男人也不是你爸爸,是你们家随便找来顶包的。”

小小正说着,一个小胖子吵吵闹闹地就过来了。

他们一行三人,看着都与小小年纪相仿,但却个个都要比小小高出一个头。

“张小虎你闭嘴,没有我爸爸保护,你们现在还能安心在这里上学?我爸爸是英雄,爸爸马上就会醒过来!”

小小努着嘴,大声喊道。

“英雄?保护国家?哈哈哈哈,童话故事都编不出来,你也敢拿出来骗人?”

“幼儿园里谁不知道啊,林小小就是个野种,她爹都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呢,还成天抱着个植物人叫爹。”

“植物人,也叫人吗?不是植物吗?”

“她妈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听说啊,不知跟多少野男人乱搞,才有了林小小,所以找了个植物人来顶包。”

张小虎几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林小小脸色发白。

“闭嘴,你们闭嘴!张小虎,你要是再敢说,我就打你!”

林小小紧攥着小拳头,气得浑身发颤。

“打我?来啊,你打我,打我啊!”

张小虎上前一步,双手猛地一推。

林小小本就瘦小,被这么一推,连退了几步,“咣当”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后脑勺撞在石头上,血顺势流出来。

“林小小,就凭你这个没人管的野种,还能打得过我?别在这装可怜了,野种,你瞪我干什么?再瞪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下来?”

张小虎说着,身旁几个小朋友也围过来,朝着林小小吐口水。

林小小哭了。

她奋力撑起身子,猛地冲向张小虎。

“不许说我爸爸妈妈,他们是这世界上最疼小小的人,他们是最爱小小的人!”

啊!

张小虎一声尖叫,被林小小的头撞到胸口,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个小野种,打死她,打死她!”

张小虎从地上爬起来,三个男孩冲着林小小拳打脚踢。

林小小疯了一般,只是抓着张小虎,拼了命也要打他。

她疼,可她不会哭。

她被欺负,她也不会哭。

她最不喜欢的,是别人羞辱爸爸和妈妈。

她的泪水,只为父母而流!

林小小那本就瘦弱的身体,此刻已然没力气了,她死死咬住了张小虎的手,那鲜红的也不知道是谁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你敢骂我爸爸妈妈,我就要打你!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