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最强女帝:慕白公子
最强女帝:慕白公子

最强女帝:慕白公子君慕白-著

5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二章 神秘医女现谷底 错把负心当深情 数条如九天而来的瀑布挂在悬崖上,清澈透亮的水流不断从高处往下…
更新到:第八章 灵脂玉损留夙愿 神机智破血雾林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7 14:28:0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二章 神秘医女现谷底 错把负心当深情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8:00
第三章 玲珑入世乱天下 各路人马现杀机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8:00
第四章 风吹铃动谣言起 合谋策马赴天绝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8:00
第五章 求学问药习医礼 青峰二人抵蛇窟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8:00
第六章 四方来客入蚁泉 君慕白身陷囹圄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8:00
第七章 四方来客入蚁泉 深陷僵局入泥沼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8:00
第八章 灵脂玉损留夙愿 神机智破血雾林 更新时间:2021-06-07 14:28:0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二章 神秘医女现谷底 错把负心当深情

数条如九天而来的瀑布挂在悬崖上,清澈透亮的水流不断从高处往下面的怪石嶙峋上猛烈冲击,最后汇流向悬崖深处的一汪深潭,巨大的重力让水柱落到如镜面一般的水潭时,水花四溅。水潭周围形成一团雾气,如瑶池仙境。

若细看,便能看到水潭最边缘处有一户茅草房,院子中间,有一白发女子穿着素白锦衣坐在椅上,略显老态的右手正执扇来回煽动着炉灶里面的柴火,见炉灶上的药罐开始冒白汽,左手立马掀开药罐的盖子,望向壶口,眉间神情紧张又激动,嘴里自言自语:成了,成了!

起身将汤汁倒在粗碗里,女子走进茅草房的阁楼间,缓步走到草垛铺成的床前,将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强行灌到一个浑身脏兮兮分不清男女的口中。

似尝到药汁苦涩的味道,被灌药之人清秀的眉毛瞬间聚拢在一起,没错,此人便是被凤卿兰一掌打下天绝峰的君慕白。而她正巧落到天绝峰下,被眼前的白衣女子救了起来。

似乎还没清醒,君慕白半梦半醒地一挥手,却正好把白发女子正在给她灌药的右手拨开,而手中的粗碗也掉到了地上。

汤汁撒了一地。白发女子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如此浪费本夫人的药。”

白发女子将手用力掐在君慕白纤细的脖颈上,面容十分阴狠。

“放~开~我~”君慕白艰难的从喉腔发出几个单音节,待白发女子松手,她才贪婪的呼吸了好一大口空气,待气息稳定后,才看向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女人。

“是前辈救了我?”君慕白略带审视的看向白发女子。

“前辈?”白发女子摸摸自己褶皱的脸,怔怔地看着君慕白问道。

君慕白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正在思索间,白发女子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我老了?”

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是遭受了心灵重创才导致情绪失控。待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说不定下一秒就被这疯女人给毒死了。

“多谢姑娘相救,家有要事,待返回家中,家父必当前来拜谢,告辞!”君慕白对灵脂夫人拱手便往门口走去,还没摸到门,双脚一软,整个身体失去重心,一头往前面栽去,瘫软在地。

只见白衣女子弯腰拾起刚才摔碎的粗碗,笑道:“你以为你刚才醒来之时呼吸的香气是什么?放心,软骨香只会让你双腿无力,并无其他毒素。我从不救无用之人,所以,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灵脂夫人的嫡传弟子,君慕白。”

“你怎么知道我叫君慕白?”

“你在昏迷的时候一直自报家门,为师过耳不忘,便记下来。”

“我不当你徒弟,放我走!”

回应君慕白的,只有粗重的关门声。

就这样,君慕白被软禁在茅屋的阁楼上,每日一顿三餐都由灵脂夫人安顿妥当,就这样过了大概一周,灵脂夫人捧着一堆的药材进了屋子,扔给坐在床上的女子一本书籍。

“把这本古籍所记之物,结合这些药材,三天之内必须倒背如流。如若不然,我便杀了你,再找个资质好的。”

君慕白双眼从灵脂夫人的头上扫到脚下,轻嗤一声,不答反问“你自称灵脂夫人,却无半点灵气,皮肤苍老如树皮,灵脂二字,你当真配不起。怕是你男人也瞧不上你,你才跑到这里当寡……”

“你闭嘴!”早在听到“男人瞧不上你”的时候,灵脂夫人整个人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全身都在颤抖,老态的双手下意识就袭向君慕白,“妇”字还没出口,君慕白整个脸都开始变紫,双眼开始翻白,可她却丝毫没有挣扎,好像是在接受死亡,又好像在期待重生。

快要断气窒息的一瞬间,灵脂夫人突然放开了,整理了下自己狰狞的容态,“你想求死?”

求死吗?她只是不甘性命被他人掌控,过过嘴瘾而已。只不过这一点,确是不能让这女人知道的。

“姑娘救我必然有目的,而你要我记这些药典上的药材,不过是想让我习得你的本事,帮你报仇而已。与其一直被你用软骨香困住,我还不如早点死了求个解脱。”

“小丫头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招不错,不过在本夫人眼里,不过是用剩的招数。”灵脂夫人指了指洒在地上的药材和古籍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把这些全都牢记在心,融会贯通,到时候在争夺圣主之位的时候也会得心应手得许多。怎么?难道你不想找君慕九报仇?”

又是君慕九,被那个凤卿兰打下山的时候,他也提过,好像我现在的遭遇都是因为这个人?都姓君,难道是我家人?为了不暴露自己,君慕白假意问道“我为什么要找君慕九报仇?”

“权利面前,哪有什么亲情可言?本夫人虽对西傲大陆不熟,但我师父无患子是西傲大陆的香山居士,听老头儿说,西傲大陆,无国无帮,北以苍月圣殿为武尊,西以香居山为药尊,南以青峰剑阁为剑尊,呈三足鼎立状态,互不干涉。”

灵脂夫人转身走置房间的木桌上,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下:“其中,苍月圣殿因为一件神秘武器,其名气远超香居山和青峰剑阁,相传,这件宝物遇世,将掀起天下大乱,整个大陆会被颠覆重洗。一切权利都当归于它。而这件圣物,历来都是由圣君继承,要成为圣君只能成为圣主。”

“所以你认为君暮九是因为那件神秘武器才设计我?”

“各中细节,我一个外人怎可知道?毕竟都只是传言。”灵脂夫人抚着自己的丝丝白发。

君慕白厉声问道:“既然你知我底细,为何还如此大胆,软禁于我。你就不怕我父亲找你麻烦?”

“哈哈哈哈哈哈哈,”灵脂夫人好像听了个笑话一样,“你不知道这是在东傲大陆?这地方,只有那负心汉知晓。别说你父亲,就是我师父,也找不到我。”

听到这个回答,君慕白了然,“这里是东傲,你却强留我一个西傲的人帮你报仇,莫非你的仇人是西傲的人?”

灵脂夫人给了一个赞许的眼神:“传言圣主1两岁仅凭一个眼神儿便指出了黎国派到苍月圣殿的奸细,想来你该知道你怎么选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好,学成之日,便是我重获自由之时。”

“一言为定。今日你就先对照古籍把药草熟悉,三日之后,我来检查成果。我时日无多,你需多上心。我灵脂夫人唯一的弟子,不能太差劲。”

“诶,我的软骨香呢?”

“这种小玩意儿,当然是你自己解,答案就在那本书里面。”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