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之天启帝国
大明之天启帝国

大明之天启帝国三斤九两-著

17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昏迷的皇帝 天启六年(1626年)丙寅,六月十一日,京师,乾清宫,子时。 虽已深夜,可此时乾…
更新到:第5章 烤土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8 14:27:4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昏迷的皇帝 更新时间:2021-06-08 14:27:46
第2章 我得跑 更新时间:2021-06-08 14:27:46
第3章 朕谁都不见 更新时间:2021-06-08 14:27:46
第4章 皇帝的家底 更新时间:2021-06-08 14:27:46
第5章 烤土豆 更新时间:2021-06-08 14:27:4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昏迷的皇帝

天启六年(1626年)丙寅,六月十一日,京师,乾清宫,子时。

虽已深夜,可此时乾清宫内外却一片灯火通明,不时有宫女、宦官们在外廊下来回走动,大殿的御阶下,更是跪着十几名身着青袍、绿袍的官员,这些人乃是太医院的御医。在他们的身旁两侧,则站着几十名身穿罩甲手持廷杖的旗手卫力士。与宫内的紧张、忙碌相比,御阶下的气氛显得压抑而沉闷。

乾清宫内的暖阁中,太医院院使吴亦儒正与几位太医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龙床上正躺着一位双目紧闭的青年男子,只见他消瘦的脸上此时不见一丝血色却又满头满脸的大汗,此人非是旁人,正是大明第十五位皇帝——天启帝朱由校。

而暖阁的一角,只见一身着绯色蟒袍,腰系玉带,双目精芒内敛,面色红润,发色花白的老者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双眼直视着龙床,不知内心在想着什么。

暖阁的门被人慢慢推开,只见一小黄门轻轻走进来匍身向蟒袍老者跪拜道:“启禀九千九百岁老祖宗,王公公方才捎话儿,京师九门田尚书已差人封锁……另外……”

只见这小黄门又压低声音凑近了些说到:“信王那边儿,许佥事亦亲领五百力士,将信王府严密‘保护’起来。”

原来,这蟒袍老者正是此时大明权柄最盛的“九千九百岁”——魏忠贤。

只见魏忠贤目光一转,似是自言自语,又像对着床边的吴亦儒说道:“很好,下面的事儿你们看着办吧,咱家说道底只是皇爷的家奴,陛下的安危才是咱家该管的事儿,只要陛下转醒,想必那些宵小也就翻腾不起什么浪花儿了。”

听到魏忠贤的话,站在龙床边听命的太医院院使吴亦儒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藏在袍袖之中的手不由得把那件物事攥的更紧了一些……

大约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吴亦儒小心翼翼的对魏忠贤拱手道:“九千岁,时辰已到,陛下该进药了。”

魏忠贤没有答话似是默许,暖阁外闪身走进一端着药碗的老太监,吴亦儒伸手刚要从老太监的手里接过药碗,却听魏忠贤不冷不热的说道:“吴院使,这等事就不劳您动手了,王守安,过来,服侍陛下用药。”

“是,老祖宗。”刚才端着药碗的太监恭敬答道。

见此,吴亦儒只好退到一旁,内心却像有个烧红的铁条在里面反复搅合一般,自是辛苦自知。

待皇帝服下了汤药,魏忠贤说道:“罢了,你们几位太医今日也伺候的久了,想必也是困乏的紧。来人呀,给几位太医大人们准备些茶点,去偏殿歇息吧……嗯,告诉门外的那些猴崽子们,叫门外那些跪着的也都歇着去吧。哼!一个个的像什么样子,陛下落水,却均不敢下药救治,只说什么虚火炽盛,需慢慢调理。笑话,这都昏迷两日了,慢慢调理,陛下何时才能转醒?”

身旁随侍的小宦官自是领命去了,不多时,门外却传来一阵“哎哟”的呻吟跟“扑通、扑通”人体倒地之声。原来却是那些跪在御阶下的太医们跪的久了,不少人已是双腿发麻,这刚一站起,却立刻栽倒了一片……

就在此时,京师某处民居内,一只白净的手正用一根竹签挑动着面前油灯内的灯芯,本就不大的火苗随着那人手上的动作不规则的跳动着,身后的影子也被灯火晃得不规则的扭曲起来。

“消息可靠吗?”忽然,挑动灯芯的手一顿,低沉着声音对着座前跪着的黑衣人问到。

“可靠,这是御药房管库少监亲口告诉小人的,他在家中父母均在我等手中,量他也不敢说谎。据他所言,陛下仍旧昏迷,阉党上下封锁消息,闭塞九门,魏逆及其小心,给陛下抓药、煎药、送服都是御药房提督大太监王守安亲自操办,一时难以行动。吴院使那边,怕是也……”

“罢了,你可以走了,京师这边没你的事了,速去江南,不要再回来了!”座上的人不等黑衣人说完,便打断了他的回话。因灯火太暗,也看不清他的模样,听声音该有四十上下。

“是,大人。”黑衣人起身正欲走,突然从角落中一道寒芒急闪,正从黑衣人脖颈处划过,黑衣人连声音都未来得及发出,便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丑时三刻,乾清宫暖阁。

魏忠贤依旧坐在那张椅子上,双目微闭似是已然睡去,龙床上的皇帝仍没有转醒的迹象,两侧伺候的宫女、宦官除了大太监王守安仍随侍在旁外早已经换了一茬人。

良久,魏忠贤缓缓的睁开双眼,叹了口气道:“唉,这早朝的时辰快到了,去告诉午门外侯着的那些官儿,陛下圣体违和,今日早朝,依旧暂罢。”

“遵九千九百岁老祖宗令”。一旁伺候的小宦官领命传话去了。

传令的宦官走后,暖阁内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只有龙床上皇帝低沉的喘息声在屋内众人的耳边来回飘荡。

忽然,一直守在龙床边上的王守安轻轻走到魏忠贤的面前躬身说道:“九千九百岁老祖宗,孩儿方才细数陛下气息已然平稳,想来陛下已闯过了那道鬼门关,老祖宗可以安心了。”

“罢了,这外面还有许多事儿等着咱家去处置,陛下这里尔等小心伺候便是。陛下若是醒了,即刻差人来报。”听到王守安的话,魏忠贤交代了几句正起身欲走,忽的又转身俯到王守安耳边轻声说道:“太医院的人皆不可信,药方上他们自是不敢做什么手脚,但尔等亦要小心,凡是入得陛下口的东西都给咱家瞪大眼睛盯紧了。陛下的安危可不仅系着天下,我等的身家富贵可全在陛下身上。”

“是,老祖宗,孩儿自是省得。”王守安恭敬的答着,跪着的身子随着魏忠贤缓缓拍下的手不由得轻了一轻。

交代完了王守安,魏忠贤起身出了乾清宫的大门,瞥了一眼阶下旗手卫力士跟东厂番子手中扬起代表着他身份“提督东厂”、“如朕亲临”的大旗跟皇帝钦赐的明黄大纛,脸上的表情又变得飞扬跋扈起来,转身上了一旁的八人抬轿,引着一群宦官、卫士、番子们,出得乾清门去了。

“走了吗?我的天,可终于走了。”

而此时因落水昏迷正躺在乾清宫暖阁龙床上的大明皇帝的心里却是这般想着。

是的,龙床上的皇帝早就醒了,可他却不想起来,因为此时大明皇帝体内的意识或者是灵魂早就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来自后世的倒霉蛋。

朱修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个时代的。他前世就是个基层小公务员,就是那种“外表光鲜把心操碎,一到月底囊中羞愧”的纯屌丝型小公务员。

他前几天才靠着父母的首付跟自己背上的三十年贷款买了套房。正在他盘算啥时候再相个对象成婚时,物业却上门收取高达三万元的维修基金跟两万元的装修保障金。在几个邻居的撺掇下,小朱同志本着和平解决的原则,先是很礼貌的来到物业交涉,结果物业也很礼貌的把他扔出了门去。在四处求人找说法未果后。憋了一肚子火的小朱同志直接炸了毛,于是拉起横幅,爬上了顶楼,开启了自我维权模式。

还别说,这一招果真有效果。先是警察叔叔来谈判,知道原由后就是各级政府的领导出面做保。最后,就在小区物业经理、开发商跟一众马仔被带上警车时。小朱同志却因为这一通折腾搞成了低血糖,一个跟头就栽下了楼去!

其实楼下早就准备好了消防垫,从六楼摔下来也不能有啥大事儿。但是朱修炎本就有心脏病史,这连吓带砸之下,朱修炎感觉自己还没完全落地之前,这灵魂就已经跟他的身体说了拜拜。

——

作者有话说: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