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霸道总裁 ›› 薄情几许不言深
薄情几许不言深

薄情几许不言深黎不予-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婚礼被鸽 “不,不可能!” “一定是有原因的,言深一定是有很要紧的事情,不然他不会缺席婚礼。…
更新到:第7章 这个孩子不能留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0 18:12:3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婚礼被鸽 更新时间:2021-06-10 18:12:38
第2章 除非我死 更新时间:2021-06-10 18:12:38
第3章 婚礼当天就提离婚 更新时间:2021-06-10 18:12:38
第4章 屈于苏落瑾之下 更新时间:2021-06-10 18:12:38
第5章 用你画画的手来换 更新时间:2021-06-10 18:12:38
第6章 毁了薄情的手 更新时间:2021-06-10 18:12:38
第7章 这个孩子不能留 更新时间:2021-06-10 18:12:38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婚礼被鸽

“不,不可能!”
“一定是有原因的,言深一定是有很要紧的事情,不然他不会缺席婚礼。

……
薄情穿着大红的中式嫁衣,脸色苍白,但带着颤音的自我安慰却出卖了她的情绪。
手机忽然亮了一下。
薄情以为是言深的消息,欣喜地拿过手机。
在看见发来的照片时,脸上血色瞬间褪去。
照片中,一个优雅温柔的女人站在车旁笑靥如花,银灰色的保时捷上,除了她熟悉的车牌号,还搭放了一只骨节修长的手。
在小拇指内侧,还有一颗她吻过千万遍的小痣。
所以,真的……是言深。
他不出席婚礼,真的只是为了别的女人。
为了苏落瑾,那个她从没见过,却一回国就让言深将她抛在婚礼上不管不顾的女人。
一想到这里,薄情心头一窒,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言深和苏落瑾到底什么关系呢?
如果当年苏落瑾没出国,他们是不是就在一起了?
言深以前是不是喜欢苏落瑾?
那……现在呢?
……
越想,薄情心头越堵得慌。
拿起手机,又给言深打了电话。
不过这次,电话接通了:“你好,言深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轻柔甜美的声音让薄情瞬间愣住,握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苏落瑾?”
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只能想到这个名字。
苏落瑾有些讶异,笑着问:“你知道我啊,请问你是?”
闻言,薄情再次一愣。
言深给她的备注一直是:老婆。
可现在苏落瑾这样问,要不她明知故问,要不就是……言深改了备注。
从‘老婆’改成了她的名字‘薄情’。
是……怕被苏落瑾发现么?
他们的关系在苏落瑾面前就这么见不得光么?
想到这里,薄情心头涌翻出愤怒,就连沉着的声音都带了凛冽之意,“不知道苏小姐是否知道,今天是我和言深结婚的日子。

要说苏落瑾不知道,她是半点都不信的,不然的话哪天回国不好,偏挑了今天。
而且,苏落瑾和言深既然大学便相识,共同的朋友自然也是有的,随便一问便知道言深的近况。
但随着愤怒而来的,是一阵阵连绵不断的苦涩。
就算苏落瑾是故意的,可言深呢?
苏落瑾没办法强迫言深,她只是笃定了言深的选择而已。
即便是将她一人丢在婚礼上,即便是知道那种情况下她会很难堪,言深也还是选择了苏落瑾,甚至连一句交代都没有。
苏落瑾没想到薄情直接这样问,微愣了一下,继而言笑晏晏地回:“这不是还没结么?婚礼之上新郎不曾出席,婚礼应该举办不下去吧!”
闻言,薄情眼睛一眯。
苏落瑾果然知道!
她还没说话,就听见苏落瑾道:“如果我当年没有出国,别说言深和薄小姐的这场婚礼,就连你都未必有走进他世界的机会。

压下心头的涩然,薄情冷笑一声,“可生活不是如果,而我和言深早就领证了,所以无论有没有今天这场婚礼,我和他都是合法夫妻。

她和言深,一个月前就已经领证了。
苏落瑾明显没想到这件事情,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苏小姐,我不管你以前和言深有怎样的渊源,但现在,他是我的丈夫,希望你自重。
”薄情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了一道清晰低沉的声音:“说完了么?”
声音很轻,语气很沉,隔着手机都能察觉到说话之人的薄怒。
薄情心尖一颤,“言深。

然后语速非常快地道:“言深,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今天等了你好久,还给你打了很多电话。
你今天没能出席婚礼是不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被绊住了?其实你也想和我结婚的是不是,不然的话当初为什么要和我领证?”
说着说着,声音已然带了隐忍的哭腔和慌张。
她不敢去想,如果言深不出席婚礼,没有任何原因,只单单是苏落瑾回来了,那她应该怎么办?
她甚至觉得,只要不是因为苏落瑾,即便是言深说一个拙劣的借口,她都愿意去信。
但言深并没有,他在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轻叹息一声,“阿情,落瑾回来了。

薄情眼眶一涩,压着哭腔:“她回来了就回来了,我又不认识她。

“可是我认识。
”言深一字一句强调,“薄情,我放不下她。

薄情心头一震,盯着手机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讷讷道:“可是我们已经结婚了,言深,我们已经领证了,就算是婚礼没有完成,我们也是夫妻。

说完,薄情就挂断了电话。
可挂断电话之前,她依稀听到了言深的声音:“结婚了,也可以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