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回到一万年后做道士
回到一万年后做道士

回到一万年后做道士乙长白-著

14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密湖出现大凶之兆 前言:爱因斯坦说过,科学的尽头是神学,但你可否想过一万年之后的地球是怎样吗…
更新到:第5章 醋酸倒在屁股上消毒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27 17:44:2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密湖出现大凶之兆 更新时间:2021-05-27 17:44:23
第2章 各自心怀鬼胎 更新时间:2021-05-27 17:44:23
第3章 火烧裤裆竖中指 更新时间:2021-05-27 17:44:23
第4章 蝙蝠咬屁股 更新时间:2021-05-27 17:44:23
第5章 醋酸倒在屁股上消毒 更新时间:2021-05-27 17:44:23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密湖出现大凶之兆

前言:爱因斯坦说过,科学的尽头是神学,但你可否想过一万年之后的地球是怎样吗?

……………………

2021年,六月,华南地区的一个沿海城市高楼耸立,二十四楼里面,一众老者与一位年轻人对立而坐。

坐在正中央的老者神情严肃地说道:“南海那边出现了几件比较异常的东西,我们全球超自然事件研究所接到上级通知,需要派人前往,可能你要亲自过去一趟。”

“出发时间几点?”宁磅礴在桌子随意地玩起了转笔,想了想说道:“资料给我发一下。”

老者将手中的那份资料推给了对方,说道:“天台的直升机随时可以出发。”

宁磅礴接过桌面上的那份资料,然后站了起来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接手这类案件了。

通常地方的普通人处理不了这类案件,都会一步步上报,然后直接由所里直接下派专业人员下去。

宁磅礴作为全球超自然事件研究所的调查员,入行已经有五年有余,师承茅山一脉。

…………………………

2021年,七月,南海,一场悄无声息的海底地震从远处而来。

宁磅礴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月有余,因为上级要求搜寻那件沉进海里的外太空物件,所以他每天的任务就是下海搜寻。

根据任务报告,因为一起外太空物件撞击地球,最终落入了南海,在这附近的渔民经常遇到一些不正常的自然现象,所以当地的部门接手过后都无法处理,只能一步步上报给研究所。

此时的宁磅礴,在海里仔细搜寻着每个角落。

一场海底地震悄然袭来,他没来得及反应,瞬间被卷入了深海之中。

……………………

等再次醒来之时,宁磅礴阴差阳错来到了洪和帝国。

这里是洪和二百四十年,一个古老而神奇国度。

秦老爷子刚从密湖里面出来,在湖边遇到了昏迷不醒的宁磅礴。

他也没有多想,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便将他带回村子里养伤。

时间过得快过,转眼一年后,李家村。

“四方,你赶紧把这把蒲草送过去给磅礴哥哥。”还在屋子里收拾着行装的李大娘,一边喊着她儿子,一边把窗边那几捆晒干的蒲草拿了下来,嘱咐道:“快去快回!”

“好嘞!”八岁多的四方笑呵呵地一蹦一跳地走了过来,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他看了一眼,干枯且微微翘起的草尾,蒲草的边缘还有一丝丝耸起的毛刺,大概也就几毫米长。

四方接过了这捆蒲草,问道:“是要送过去秦爷爷家吗?”

李大娘摸着四方的脑瓜子,弯下腰笑道:“磅礴哥哥在村长家开会呢,你送去村长家就可以找到他了。”

“好嘞!”四方抱着蒲草,笑呵呵地朝着门外走去。

李大娘望着门外的背影,脸上有些欣慰地喊道:“四方,路上小心点,记得别玩水啊,快点回来。”

四方已经跑出了门外,他头也不回地说道:“知道了。”

…………………………

清晨时分,太阳还没高高挂起,村子里凉风习习。

宁磅礴在屋内看着地图,旁边站着两位老头,他们三个人的目光都聚焦于地图上面的一处标记点,望夫九尾段。

秦老爷子神情有些凝重地说道:“早上的时候,密湖里传出的那一声惊雷,我估摸着里面可能发生了异变。”

村长叼着竹筒做成的烟枪,他皱着眉头说道:“惊雷一响,里面的封口处肯定是破裂了。”

宁磅礴站在旁边听着他们分析今早这声巨响,初步已经确定是密湖里面的东西捣乱,很大程度是在冲击丈魂钉。

依照村长的意思,如果不重新更换丈魂钉,那么用不了多少天,里面的妖魔鬼怪肯定全部都跑出来,到时候就要酿成了一场世间灾难。

秦老爷子站在桌子旁说道:“丈魂钉暂时应该破不了,明天我进去再重新维护,加固一下外层就好了。”

村长沉思片刻说道:“我觉得吧,按照以往简单的维护加固应该是不行的,毕竟丈魂钉太破旧了,就算日常维护应该撑不了多久,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得重新更换丈魂钉。”

但是,在密湖里面重新更换丈魂钉,那谈何容易啊,一旦深入进去,首先面对的就是里面的妖魔鬼怪袭击,紧接着才是更换丈魂钉。

秦老爷子眼神坚定地说道:“更换丈魂钉目前并不可取,里面涉及到重新取材锻造,这可不是小打小闹。”

村长也知道如果要更换丈魂钉,那么就得深入密湖取材,然后锻造出合格的东西才能施展术数。

这里面所要经历的困难,可不是一言两语就能描述得出来,甚至有些地方压根就无法描述,毕竟在座的各位谁也没进行过更换丈魂钉,谁都是第一次。

村长盯着地图标注处,眉头紧锁说道:“这样吧,老秦你明天再进去加固一下丈魂钉,只要还能撑多一年,那就有时间让中羋院上面派人下来进去更换。”

秦老爷子想了想,答应道:“就目前来说,只能这样子安排了。”

村长又吸了一口水烟,他眼里充满了惆怅,如果到时候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硬是要更换丈魂钉的话,那也没辙,硬着头皮也要上了。

宁磅礴站在一旁,久久没有发言的他,此时他说话了:“那人员安排方面,你们有什么建议?”

村长用手指比划着地图上面的地点说道:“老秦,你对密湖熟悉,你进去密湖,然后我留守村子里。”

宁磅礴打量着眼前的地图,心中想道:

自己一年前,阴差阳错就从现代穿越到这个奇怪的世界,而且还是在密湖旁边昏迷,那么这个密湖会不会与自己穿越过来事情有所联系?

如果密湖真的能与穿越有所挂钩,那么里面的信息量就大了。

宁磅礴想道,他一定要抓紧这个机会进去密湖一探究竟,毕竟有秦老爷子这个老江湖带路,理论上他就能很快去到核心地段。

找到机会的话,得赶紧回到现代世界,毕竟待在这个洪和帝国已经快一年了,这里的世界太过于落后,全部都是古代的东西。

其实在这里待着越久,思乡之情就越是加深,无论走到哪,还是自己的家乡好。

村长继续抽着水烟,看他那翻云吐雾的样子,此刻心里也惆怅得要命。

他若有所思地说道:“趁着密湖里面的小儿还没开始闹腾,要抓紧时间部署了,老秦你赶紧进去,然后村里的守备让我来处理。”

宁磅礴听到人员安排方面没有自己的份,随即请缨道:“我也跟秦老爷子进去密湖吧,说不定到时候也能帮得忙。”

村长眼神中闪过疑惑,眼前这个小伙子,才刚来村子里不久,对密湖的了解甚少,而且也不是洪和一脉的修行之人,进去应该也起不了作用。

村长见到眼前这个小子目光中流露出坚定,再次问道:“你确定吗?进去里面可不是闹着玩的。”

宁磅礴看到村长有些怀疑自己的实力,于是连忙说道:“我觉得我可以的,毕竟我跟秦老爷子也算是同行,懂一些皮毛,进去之后也有个照应。”

秦老爷子敲了敲地图的一个地点,说道:“那到时候就你跟我一起过去吧,你多看看地图这个标记点,要熟记于心。”

宁磅礴顺着老爷子的手指方向望去,地图上面的这个标记点恰恰是在中央,呈山字形的地方,在这幅略显破旧的地图上尤为显眼。

山字形的地方,色泽与地图其他地方有所不同。

在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出,勾勒出来的线条都是用朱砂所浸染,山字形的旁边有几处深林。

而深林却恰恰环绕着整个湖泊,里面所描绘的湖泊正是小渔村不远处的密湖。

秦老爷子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大门口,问道:“你那里打算今晚在这里怎么防御?其他妇孺老幼安排得怎样了?”

村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旱烟,白色的烟雾轻轻地从鼻腔里散出。

他想了想,答道:“妇孺老幼都已经安排撤离,剩下的我自有安排。”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大家都各自忙活着自己手头上的东西,空气中开始变得宁静起来。

村长坐在一旁不断地抽着水烟,整个屋子都弥漫着烟草的味道。

秦老爷子在地图上勾勾画画,而宁磅礴则在旁边度量着每个标记点的距离。

村长抽着旱烟,当他看到宁磅礴在计算距离时,赶紧站起来朝着桌子走过去。

他看了一眼地图,说道:“不要太仔细去量距离,密湖里面的情况我们谁都不了解,那些标注的地方都是随意有个大概标注的,你知道有那几个地名就行。”

宁磅礴心中一阵愕然,想不到进去密湖里面这么严肃的事情,地名标注在这张地图上,竟然是大概标注出来的。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不奇怪,密湖里的东西谁能百分百清楚啊。

到目前为止,除了中羋院的那几个长老进去过最深处之外,其他人都没进去过,就连秦老爷子也是在葬狐谷望而却步。

村长翻云吐雾地抽着水烟,他心情非常沉重,眼前这个密湖的妖魔鬼怪在不断地冲击法阵。

如果丈魂钉支撑不住的话,那么法阵就会破裂,到时候里面的东西,无论嗜血的还是索魂的,有一个算一个地跑出来危害人间。

村长望着半空中的横梁发愣,此时,他仿佛看到了一副人间炼狱图正在上演。

半小时后,院子里凉风习习,地面上的落叶被轻轻吹了起来。

“砰”一声巨响,大门突然被撞开。

李老二脸色惊慌,双腿绊了一下门槛,整个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只见他脸色通红,豆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上气不接下气地挥着手中的蒲草喊道:“村长……大事不好啦……大事不好啦……”

村长刚刚有点思绪就被强行被打断,只见他闻声转身,正想破口大骂,可看到李老二手上那一绰染着鲜血的蒲草,又把即将说出的话咽回了喉咙里。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大娘的儿子,四方……”

李老二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吸气,可能刚刚飞奔过来,气管中还没缓过来,说话中也带着一丝忐忑。

他断断续续说道:“掉湖了……人不见踪影……”

村长一听到四方掉进去了密湖,心想哪还了得,赶紧说道:“过去密湖!”

秦老爷子听闻,此时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他,眼睛突然间一睁,心中说道,出大事了!

村长的脸色比较复杂,他此时的脑海里已经知道四方凶多吉少,并且也非常清楚四方绝对不是简单的掉进湖里这么简单。

可能更多的是密湖漏网之鱼搞的鬼,一想到这里,村长就更加惆怅,密湖可能要变天了。

宁磅礴一行人火急火燎地朝着院子的大门口方向跑着出去,李老二也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追随出去。

十来分钟后,秦老爷子,宁磅礴和村长纷纷都赶到了密湖旁,只见湖边密密麻麻地站着一群人。

当宁磅礴走在前面扒开人群之后,他看到李大娘在人群中跪在密湖边上,手里拿着半只孩童的鞋子。

她的双眼通红,眼皮也肿了起来,那股悲伤的哭声充斥着周围,她撕心裂肺地喊道:“我的儿啊,你快回来啊,娘亲不能没有你啊!”

村长紧跟其后挤进了人群,他看到李大娘这一现状,心中也有所动容,老来得子最终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世间何等的泪目。

秦老爷子在身后劝散喊道:“各位乡亲父老们,你们赶紧散了吧,这里的现场就交给我们好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一个村民在人群中喊道:“这个密湖里面的祸害,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杀掉啊?”

几位村民在人群中接着说道:“对啊,村长,你得给大伙透露一下实情,密湖里面的法阵是不是已经破了?”

“里面的东西是不是都跑出来?”

“怎么最近密湖总是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我家的鹅在密湖里总是莫名其妙消失。”

村长听到村民一一将心中的疑问都给问了出来,此时他的心中都不知道如何形容。

他感觉到自己作为村长,对大家都保护不周,除了深深的自责之外,肩膀上的责任变得更加沉重。

一边是村民的疑问不断,而另一方面则是密湖的守护。

守护密湖的阵法已经到了临界值,丈魂钉是阵法的能量阵眼。

如果还是跟以前一样进去打补丁式维护,就那种简单加固维护丈魂钉,那么离下一次再闹出人命也不会很远了。

村长转过身来,示意村民安静下来,神情惆怅地说道:“实不相瞒吧,密湖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为了你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你们赶紧回去收拾行装,天黑之前离开李家村。”

一位村民在人群中走了出来,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秦老爷子站在他的旁边,神色凝重地补充道:“一周之后,如果我还活着,就代表着李家村安全了。”

村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秦老爷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秦老爷子在村子里还是颇具威望的。

看到他如此沉重的眼神,人群中也没有人再多说其他了,经过几分钟的劝散,也都纷纷回家收拾行装。

宁磅礴望着远处的密湖时,他将腰间的匕首抽了出来,放在左手掌心的同时右手掐指一算,大概知道了四方落水失踪的水域格局。

眼前这片外围水域的五行为大溪水,需要开执位;星宿方面为东方亢金龙,是大凶之兆;而且煞位在正西方向,兔日冲己酉。

这时,李老二匆匆赶到密湖,只见他满脸通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手中还拿着那把染着鲜血的蒲草。

他将蒲草递给了宁磅礴,说道:“这是四方留下的。”

宁磅礴手中拿着带血的蒲草,他看着李大娘神情恍惚地嘶喊着四方的名字,心中的确是不太好受

秦老爷子走了过来,说道:“李老二,你赶紧回去村里一家一户去查,疏散全部村民,让大伙赶紧离开这里,密湖已经出现异状,今晚可不是闹着玩。”

李老二听到老爷子把话说得那么严重,深知不是闹着玩的,于是赶紧朝着村子里的方向再次跑了回去。

此时正值清晨,湖中烟雾渐渐散去,水波清澈,平面的水面只有几圈涟漪。

宁磅礴弯下腰,伸出左手往湖边勺了一掌水,随即便撒掉,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清晨的湖面,水体怎么会发热,这是不正常的现象。

他赶紧回到秦老爷子旁,低声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立即出发了,密湖的水已经开始起热。”

秦老爷子听闻,他赶紧走到密湖边缘,只见他撩起了自己的衣袖,弯下腰并且用手掌勺了一掌湖水。

他感受到了湖中水体的变化,随即立刻撒掉,并且脸色瞬间变得复杂起来,心中想道,看来密湖里的丈魂钉是非换不可了。

密湖的水体能在清晨发热,那无疑是地质发生了变化而引发了水体异常。

在李家村待了这么久,关于密湖边缘的水体信息,宁磅礴还是非常清楚的。

因为清晨的水体本应是冰凉的,但现在太阳还没爬上山头,水体就有五六十度了,这是及其不规律而且及其异常。

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那就是密湖里面发生了一些不可控制的事情,从而导致了地质发生变化,所以水体才会发热。

“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跟磅礴得马上启程前往望夫九尾段。”秦老爷子眉头紧锁,转过身跟村长说道,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带着一丝发颤。

村长看到秦老爷子的脸色阴沉,赶紧问道:“你验出了什么?”

秦老爷子皱着眉头,眼睛中露出了复杂的目光,脸上也没有了原来的坚毅,换染之的是有些惆怅,与村长在屋里抽烟时一个表情。

他停顿思考了一会,才缓缓解释道:“此水与往常相比,温度有明显的变化,我认为,密湖里的丈魂钉已经出现了变故,而且里面妖魔鬼怪的动作要比我们的预想中提前了。”

村长手中拿着水烟深吸了一口,问道:“那现在进去逐步维护还来得及吗?”

秦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已经不是简单打个补丁来维护的问题了。”

村长仿佛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他手中所拿的水烟筒闪过一丝颤抖,不过很快又稳定了下来。

宁磅礴站在旁边深思,虽然他比眼前这两位老人还不够了解密湖的来龙去脉,但是根据他们的语气来描述,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不省事的家伙。

他轻咳了一声,说道:“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还有多少?”

村长想了一下,说道:“按照他们的冲击力度,没有留给你们准备的时间了。”

秦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心情有些凝重地说道:“刻不容缓,即刻出发!”

根据水体的温度来推测,丈魂钉现在出现了问题可不简单。

当水体达到了沸腾的时候,那就是所有丈魂钉都达到了临界值,离穿破法阵也就是一根银针的事儿。

就比如一个气球达到了最大值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根银针就能让整个气球爆炸的原理。

往小的来说,只要宁磅礴这个人一天没有找到回去现代世界的办法,那么就得待在这个世界多一天,并且还要在洪和帝国的土地之上接受妖魔鬼怪的折磨,这是一场根本就没办法逃脱这场灾难。

往大的方向来说,那里面的东西要是跑出来了,到时候危害的可不是只有我们村的村民,那可是世间苍生的大问题。

宁磅礴深知其中的利弊,也权衡过这里面的得与失。

如果能成功进去更换丈魂钉,那么还有可能,也有机会继续往深处探寻,说不定就能找到了回去现代世界的渠道。

如果不进去更换丈魂钉,宁磅礴可以在外面苟且偷生,但是面对满目苍夷的大地,他又能苟且存活多久呢?

来到这个世界,仿佛一切的一切都是冥冥中自由安排,看似一道选择题,但却明明没有选择的余地。

宁磅礴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缓缓地呼了出来,说道:“那就出发吧!”

村长沉思良久,久久也没有说话,最后隔了几分钟才缓缓说道:“速去速回。”

——

作者有话说: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