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悬疑惊悚 ›› 侦探日记
侦探日记

侦探日记文质彬彬的周粥-著

10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写在前面的话+第一章透明的心 本来是没想发这个系列,整理电脑,看见曾经夜以继日的心血躺在U盘…
更新到:第5章 闺蜜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29 14:31:3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写在前面的话+第一章透明的心 更新时间:2021-05-29 14:31:33
第2章 对不起我爱你 更新时间:2021-05-29 14:31:33
第3章 错觉的杀人 更新时间:2021-05-29 14:31:33
第4章 蘑菇狂热者 更新时间:2021-05-29 14:31:33
第5章 闺蜜 更新时间:2021-05-29 14:31:33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写在前面的话+第一章透明的心

本来是没想发这个系列,整理电脑,看见曾经夜以继日的心血躺在U盘里无人问津的时候,突然有点怀念以前的自己,高中的时候为了文中李琳的梦曾经熬了不知道多少的日夜,如今几年过去,看着自己以前的文风除了觉得稚嫩外更多的还是感慨,以前我不叫周粥,酷爱英雄联盟里面拿着小熊的安妮,所以名字也是如此稚嫩。

谨以此文,致曾经陪我高中的女主李琳,也致曾经那个为了细节反复尝试的自己,正是因为有了过去的种种,才能有现在的我,希望你们会喜欢曾经由安妮的熊带来的李琳的故事,李琳之后的路也会由十年后的我继续写完,十年前自己挖的坑也希望能给李琳一个好结果,谢谢大家看我废话,那么接下来,请跟我一起走进,李琳的世界。

第一章透明的心

接到张帆电话那天,无疑是我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刚刚结束了不眠不休的尸检终于睡着的我先是被忘记关掉的闹铃吵醒,接着起来发现家里停水停电,就连常吃的那家永和豆浆也暂停营业,“真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接电话了接电话了你丫快接电话了……”

“死丫头,说好的今天把报告发给我的你怎么回事,自己结束了休息了就把我忘了是吧,老娘也是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呢…”电话那头怒气冲冲的女人是我的同事兼大学四年的闺蜜死党,同样为优秀毕业生的我们两年前一起进入了这家警局,做着通过医学检验为死亡证明提供尸检报告的工作。

“哦哦,没忘没忘,这不是刚起来么,家里停电了我一会去网吧发给你吧”

“算了算了,你到我家来吧,正好新案子的事也得给你说一下。”

“新案子?好,马上来。”

张帆住在城市广场新家园,离我家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一路上我都在想她说的新案子,前两天局长开会的时候提过一个变态杀手喜欢把人杀死之后挖出心脏,放在玻璃容器里然后把装有心脏的容器再放回尸体….

“叮咚….叮咚…”

“你先坐,我给你拿卷宗。”

“哦,好,上次的尸检报告我带过来了。”我一边说一边接过她拿来的卷宗,“这次案件很奇怪呀,为什么要把心脏挖出来再放回去呢?还有啊,豆豆在死亡时间这写的死者在当天下午两点到三点之间遇害,但是尸体发现的时间是第二天九点,距离死亡时间有将近十八个小时,按理说尸体应该都僵硬尸斑也完全定位了,可是为什么案发现场拍的照片和停尸房的照片上尸斑显示的不一样呢,这里明显有错误啊”

“那你的意思是,案发现场的尸斑还在形成初期尸僵也是刚刚形成?那你有想过么她在死前与凶手搏斗或者拼命挣扎使得死后尸体提前僵硬的这种可能性呢?”

“不可能的,你自己看豆豆写的,案发现场的尸体并不是完全僵硬的,甚至还相当有弹性,不可能死亡到发现有那么久的时间,她自己也都矛盾了好吗。”

“那..你先看吧,我得去局里做上次的汇报了,回来咱们再讨论,虽然说你有疑惑但是豆豆的报告理论上也是行得通的。”

“那行吧,你先去,我上个网等你。”

张帆走后我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卷宗里案件的资料,半个小时之后有了意外发现,就在我刚准备打电话给张帆的时候她的电话过来了。

“琳琳,你快来局里,好机会,不来就错过了,快点快点挂了啊”

张帆匆忙挂了电话之后我也来不及多想拿起衣服就往外走,到了局里迎面就看见张帆火急火燎的朝我跑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你,跑这么急。”

“局..局里..要…要..要..”

“要什么呀,你先把气喘匀了再说。”

“局里要选一名法医跟组,特查组,今天你看的那个卷宗因为疑点太多加上作案手法残忍要重新审查,局里说了配一名法医跟组调查。”

“真的么,我去我去。”

“瞧把你急的,我还害怕这事呢,看照片都够恶心的了,你得是个变态,这么愿意跟组,我就知道局里只有你肯去,就给科长说了,刚才给你打电话就是让那个你去见见特查组的组员们,熟悉一下的。”

听到张帆这么说,我突然放心了,这小妮子还真是懂我,能加入特查组真是一次机会,以后就不用看照片了,能亲自出警对我来说真是太好了。

“那我现在就去,特查组在哪?”

“直走左拐第二间会议室,加油。”

跟张帆分开后我急忙跑到会议室看到大家都已经坐好,我便急忙找了个位子坐下了,局长正在讲这次案件的大致情况,当然也包括我今天和张帆讨论到的那些漏洞,突然,发给我们的资料里一张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这张照片并没有出现在卷宗里,照片上是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容器里面放着一颗心脏,在容器上用马克笔写着“透明之心”

“这个…”看见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一激动喊了出来。

“嗷,这是我们局的优秀法医李琳,李琳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出来。”局长对着特查组组长介绍着继而转向我。

“赵局,我看到资料里的这张透明之心照片,想起来了今天上网时查到的资料,十年前有一个杀人犯,他把租住于城中村的王小姐杀害后,为了掩盖王小姐的死亡时间,就将王小姐的尸体泡过水后放入冰柜形成薄冰,再将其取出放在开有暖风的卧室中使冰融化,用来影响警方对死亡时间的判断,为自己制造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次的凶手将死者的心脏放在透明容器中会不会是模仿犯罪或者也是为了隐藏什么…”

“我觉得不可能有这种情况。”一个温暖但很严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特查组提供的尸检资料,上面写着死者的胃里有大量的食物残留,根据食物被胃液所消化的情况来看,她一定是刚死亡没多久的,而且在法医到达现场时死者皮肤显然还是具有弹性的,如果是你说的模仿犯罪,那么冰冻在解冻后的尸体会呈现松弛的状态,况且就现场环境而言,根本没有能够为凶手提供解冻的工具,所以不可能是李小姐你所想的模仿犯罪,根据证人的口供死者在下午两点左右和她们分开独自回到出租屋,所以我们有权怀疑死者是在回到出租屋后被残忍杀害的。”说完之后他骄傲的推了一下鼻梁上架的眼睛微笑地看着我。

“那你的意思是说豆豆尸检报告的时间是错误的喽。”

“差不多吧,所以我们特查组才会接手这次的案件,希望李小姐能够加入我们帮助我们尽快找到凶手。’’

“虽说豆豆的尸检报告我也认为有漏洞,但是我还有一种想法….”

“李小姐请讲。’’

“我在想,凶手会不会和死者认识?因为尸体上并没有因为挣扎而留下的伤痕,也不是通过乙醚使死者昏迷,死者虽然是在下午两点与朋友分开但不代表从下午两点到第二天尸体发现的这十八个小时内,死者没有见过任何人,吃过任何东西,去过任何地方,也许是死者生前熟悉的人和她一起吃了饭后将其杀害,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尸斑尸僵以及胃里的食物残留和死亡时间就有合理的解释了。”

“其实不瞒你说我也有想过这方面的因素。小张,小王,从死者生前熟悉的人开始着手调查,一只蚂蚁都不要放过。”

“是,组长。”

特查组的两位队员领了任务后就十分匆忙的离开了会议室,这次警局与特查组的临时会议也到此结束了,那我到底算不算特查组成员呢,就在我疑惑的时候,组长朝我走了过来。

“李小姐,我代表特查组全体欢迎你的加入,我是特查组组长宋城,以后还请李小姐多多指教。”

宋城把手伸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张工作证,我顺势接过来,上面写着特查组检查员。

“谢谢你宋组长,让我这个新人加入特查组,以后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好,那我们现在去资料室吧,看看你说的那个十年前的案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

“喂,小张啊,恩,恩,好,知道了,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宋城挂了电话之后一脸喜悦的看着我,笑起来可真是好看啊,哎呀我在想什么呢。

“宋组长,怎么了,有什么好消息吗?”我把脑子里的想法抖了个干净,期待着宋城的回答。

“恩,对,小张和小王不愧是我们特查组的人,这才多久就给我们找到了重要线索。”

“真的吗,是什么?”宋城看出我的期待与焦急便不吊我胃口说了起来。

“案发当天邻居证实下午的确有人进入过死者房间,经过小张和小王的调查发现疑犯姓曾,名叫曾志雄,杭州人,没有工作,因为抢劫未遂曾经进过拘留所,但是,他并不认识死者。”

听到这里我失望极了,找了半天的线索就这样断了,不对,一定还有什么地方有破绽。

“那曾志雄现在在哪,我们能提审他么?”我还是不死心希望从曾志雄身上找到什么突破点,最好别让我找到你是凶手的证据,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可以,现在走吧,坐我的车。”

警察局2号审讯室

“说,是不是你杀了刘珠珠,你个杀人犯杀了她不说还把心脏挖出来你这个人呢怎么是个变态呢你。”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拍着桌子对曾志雄大喊,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真的是太让人惋惜了。

“警察小姐你冤枉我了呀,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叫什么珠珠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呀。”

“还瞎说,第一次见,邻居说了案发当天你进入过死者所租住的房间,你还不承认,是不是入室抢劫被人家发现一急之下杀人灭口啊,还模仿犯罪影响我们判断死亡时间,你是不是找死啊。”气急败坏的我拿起桌上的记录本就往曾志雄脸上砸,这也不能怪我,实在是太生气了。

“哎呦喂,姑奶奶您怎么还打人呢,我都说了我杀人,我是进她家了,我是偷东西去的,进去之后屋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翻了翻发现也没什么值钱的就拿了个相机跑了。”曾志雄一脸诚恳的对我说,生怕我再一急就把茶杯扔过去所以拼死躲在小张背后。

“ 等等,停一下,你说你进去的时候屋里一个人影都没有,你确定?”

“我确定呀,屋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转了一圈找值钱的东西,什么也没捞着就跑了啊。”

“那你大概是什么时间进去偷东西的”

“大概是晚上八九点多吧,我在楼下看着灯没开所以就上去了。”

这样就对了,说的通了,曾志雄果真帮了我大忙。

“太好了,你可真是帮大忙了,将功赎罪了,宋城你听见了么,听见了么。”也许是第一次参加到案件里,我现在的心情激动极了,晃着宋城的肩膀跟疯了一样。

“嗯嗯,听见了,果真是熟人,那她一定是跟朋友分开之后回家收拾东西然后又出门去见了那个凶手,跟凶手一起吃了饭在九点之后也就是曾志雄得手之后跟凶手一起回到家里,这样就和邻居说的,案发当天两点左右见到死者回到出租屋,而半夜又传出脚步声这一点吻合了,后来凶手在她胃里食物还没消化之前将其杀害,那么,我们现在只要调查一下她下午都去见了什么人就好了。”

宋城不愧是特搜组的头,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没错,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根据胃里剩余食物的残渣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不超过六个小时,那么就是说刘珠珠是在晚上九点到第二天凌晨三点之间被杀害的,现在范围又缩小了。”

根据曾志雄的证词,确实是帮我们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怀疑的范围也逐渐缩小,我跟宋城也只能等着小张和小王的搜查结果。

“跟我讲一讲你吧?”我接过宋城的咖啡一脸好奇的问他。

“我?有车有房没对象,小警察一个。”宋城似乎愣了一下,回答完我的问题之后痴痴的笑了。

我还没好好的打量过这个人,185左右的身高,大长腿,笔直的背,温文尔雅的书生气质,鼻子上还驾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身休闲装很阳光的样子,27岁就能当上特查组的老大,也一定有过人的本领,虽然不知道他是哪个学校毕业,但也一定是老师眼里的学霸,瞬间宋城在我心中的形象高大了不少。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一段铃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我也赶快回过了神。

“赵局,是,找到了!!太好了,几号审讯室?好,好,我们这就过去。”挂了电话的宋城还是难掩心中的喜悦,看来他下的功夫也一定不少。

“走吧。”

6号审讯室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椅子上坐着一个很英俊的青年,大概只有25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要不是他坐在嫌疑人位置上,我差点当他是对方的律师。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 “陈永?”

“是我,请问你们把我抓来有什么事吗,我可以找律师吗?”陈永一脸平静的对我说道,我并不是审讯的人自然不能发表太多意见,但他这种表现为免太过于镇定,且不说是不是他杀的人,就算是知道了自己的朋友被杀也不该是这个反应。

虽然我内心很奇怪,但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打算在旁边静静的听。

“对,我们怀疑你于4月2日晚到4月3日凌晨之间杀害了刘珠珠,并将其心脏挖出塞入容器后放回,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审讯的警察耐不住了开始直接进入主题,但陈永似乎还是那么的淡定,只是轻蔑的挑了一下嘴角。

“不,你们想多了,我没有杀刘珠珠,她是我的患者,我还指着多些患者养活呢,怎么会砍了自己的摇钱树呢”

“刘珠珠是你的患者?她找你看什么病?”显然我并不知道这层关系,但是宋城的表情好像在说,你又没问我干嘛要告诉你。

“你不知道吗,刘珠珠患有严重的失眠,总是睡不着,现在安眠药这种东西没有医院处方也不会随便卖给你,所以她来找我催眠,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你们应该知道吧。”

“那你2号傍晚在哪里?”我继续坚持不懈的问道。

“在我的心理咨询室,保洁大妈可以证明。”我沉默了一下,保洁大妈的口供的确也有记录,那么陈永的不在场证明就很全面了,还是有哪不对,一定有破绽的。

“我出去一下,”我跑到宋城耳边轻轻对他说道,宋城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看着我,应该也是在跟我想着同一个问题吧。

离开审讯室的我径直去找了张帆,和她说起这个案子的疑点和我的困扰。

“我看看,地图上看起来陈永心理室的必经之路上有家银行,去查查那天晚上的监控怎么样?”张帆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呀我怎么没想到。

“你真是我的好姐妹太棒了,案子解决了回来请你吃饭啊,我去查监控了。”

银行监控室

没错,如果我猜的没错就一定是这样了

6号审讯室门外

“我有决定性的证据了,”我看着宋城一脸自信的对他说。

“不好意思,既然找不到证据那就请现在放我走,不然我会让我的律师起诉你们。”

“请不请律师陈永先生,还是等我先把话说完吧,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你说你没有杀害刘珠珠,但是根据你心理室工作人员的口供交代你跟刘珠珠是情侣关系,而且在案发前一天你还因为她不尊重你和她大吵一架,对吗?”

“我们是吵了一架,但那又能说明什么。”

“案发当天你说你没有见过刘珠珠,那么银行门口凌晨十二点十分记录下的刘珠珠的身影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你可别说她半夜睡不着出来取钱了”我心里有十足的把握,这个外表光鲜的男人一定就是那个凶手。

“她是半夜睡不着来找我催眠了。”陈永的额头明显出现了汗珠,看来问到点子上了。

“好像并是这样的吧。”就让我听听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吧。

“那天的事情我怎么记得清楚,都发生快一个月了,早都忘了具体情况了。”陈永显然有些不知所措,我要的就是这种反应。

“忘记了?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呢,那天刘珠珠去找你之后你并没有对她实施什么催眠,而是和她一起回了家,回家途中你们还一起去路边的烧烤店吃了夜宵,由于很晚接近老板的收摊时间,所以烤肉摊的老板记得特别清楚,当你再次回到你的心理咨询室时银行监控器显示的时间是两点五十五分,和真正的案发时间完全吻合,请问,陈先生,这段时间你在哪?”

“我要请律师,你说的都是假话,我没杀人,我….”陈永捂住脑袋低着头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很爱她的,可是她竟然榜上了大款准备和我分手,还说让那个我不要再纠缠她,我为她做了那么多,连爸妈我都不要了,可是她竟然背叛我,那天晚上我约她出来谈一谈,告诉她我们可以和平分手,她相信了,我们边吃边谈说了许多,但还是谈崩了,她不肯放弃那个富二代,她说宁愿在宝马上哭也不愿意跟我坐着自行车笑,我哪不如那个王八蛋呀,我跟她说当心理咨询师也很赚钱的,可她就是不听,执意要回去…我看着她倒在我脚边,想起了我们以前幸福的日子,我把她的心脏挖出来,这么美的心就这样被玷污了可不好,就拿来了花瓶,把它放了进去,又塞回她的身上,这样,她以后就是单纯的透明的了…..哈哈哈…..透明的…..”

陈永的精神彻底崩溃了,这就是为什么瓶子上写着透明之心吗,以为把心用瓶子装起来就可以不被玷污吗,真是讽刺,陈永也是个可怜人,明明有着大好的未来与前程竟然因为一时冲动就全部葬送了,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他终究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透明之心的案件,总之就是这样的结束了,第二天我和豆豆一起去了停尸房,打开尸袋刘珠珠心脏部位的花瓶已经取了出来,豆豆好心的把心脏放回刘珠珠的尸体中缝合起来,但是无论怎样,这个花季少女都无法再次苏醒。

尸检报告沉睡在诺大的档案室中,而它的主人也在世界的另一边沉睡。

——

作者有话说: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