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
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爷家的小娘子甜爆了
王爷家的小娘子甜爆了

王爷家的小娘子甜爆了软酥酥-著

1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是你的未婚妻 “我……我姓文,叫幽兰……” 洁白的雪簌簌洋洋的飘洒,落在女孩脏兮兮的小脸上…
更新到:第5章 你这双眼睛倒生得极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31 14:50:2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我是你的未婚妻 更新时间:2021-05-31 14:50:26
第2章 你早该死了 更新时间:2021-05-31 14:50:26
第3章 你只是个私生女 更新时间:2021-05-31 14:50:26
第4章 这样会不会很容易被发现啊 更新时间:2021-05-31 14:50:26
第5章 你这双眼睛倒生得极好 更新时间:2021-05-31 14:50:2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是你的未婚妻

“我……我姓文,叫幽兰……”

洁白的雪簌簌洋洋的飘洒,落在女孩脏兮兮的小脸上。

小小的人儿格外惊恐不安,布满伤痕的纤纤小手缓缓摘下满是泥泞污糟的斗篷。

一双明眸清如泉水就这样懵懂无邪地直勾勾盯着他,答话的声音略显胆怯软糯。

沈寒衍居高临下地骑在马上,目光锐利不容瑕疵,薄唇紧抿成线,面容毫无波澜地看向蜷缩在角缝里的那一抹娇小。

紫色狐裘披风迎着寒风,平滑精细的裘毛如排排松针抖栗,恰如他此时的冷酷气场,同样也叫女孩怕的瑟瑟发抖。

幽兰……沈寒衍莫名觉得这名字耳熟。

他再次看向那个女孩。

瘦弱的像是能被一阵大风刮倒,她仅仅是依靠披着的一件宽大斗篷遮寒,而斗篷下的裙裳褴褛到不像样,赤足不遮不掩得曝露于冰天雪地中。

文幽兰只觉他的眼光摄人,便垂下头,将斗篷的一边往下扯了扯,勉强盖上自己的脚。

“王爷,难道……不记得小兰了么?”

她略微底气不足的声音越说越小。

以至于连沈寒衍也没有听到,调头勒马就走,不耐道:“如此不知死活,随便处置了便可。”

跟随他身后的将士立刻将角落里的女孩粗鲁地拎了出来,“敢当街拦住我们王爷的去路,你果真是不想活了!”

文幽兰被大力丢到一边,被揪住的手腕处一阵火辣辣的疼。

可她还是很艰难地爬起来,想要追上前方的沈寒衍,却被将士一把扯住衣领,勒得她几乎无法出声。

将士又抓着她的头发,狠狠往她腿上踹了一脚,“还敢去惊扰王爷?啊?”

这一踹,文幽兰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但是仍撑着没肯跪下。

她摸了摸方才险些被勒断气的脖子,声音焉巴巴地委屈极了,“没……没有,我不是要惊扰王爷。我……我是真得……真得认识他。”

“我看你怕是个傻子吧。”

将士翻个白眼,显得快要憋不住笑,一边也不再废话,唤来两个人小卒,“快把这白日做梦的小叫花子给拖下去,看着连半老徐娘都不如还敢说认识王爷,真是丑人多作怪,老子多看你一眼都要吐了。”

“我……我不是傻子,我不是。”

文幽兰咬紧唇瓣,在几个士兵距离越来越近之前,赶紧一鼓作气朝着前方的人马奔跑了过去。

她已经一连两天都未曾进食,就为了来到邺京。

现在又冷又饿,跑上几步俨然体力不支,最后跌倒在一众人前,溅起了一地雪水。

沈寒衍被惊动回头,在看见她的刹那,眉宇之间掠过一丝微嫌。

文幽兰被众士兵盯的难堪无助。

她抬起头,用望救星似得眼神怯怯望向他,“王爷当真不记得小兰了吗?小兰不远万里从平遥城赶来邺京,就是为了来找未来的夫君。”

说着,她垂眸看自己的赤足,没忍住地伸手揪了下灼热的耳朵,才又大着胆子,稍稍拔高了音调对他说:“而王爷你……就是小兰要找的夫君……”

话音刚出,现场哗然。

沈寒衍面无情绪,连听完她说的这些话,眼神也完全冷漠得似在看一个死人,与生自来的尊贵好比天山傲雪一般高不可攀。

“哦?本王竟不知何时有你这样的未婚妻。”

他的声音闻似戏谑,实则冷如冰窖。

让文幽兰顿时感到窘迫极了,甚至难为情地后悔今日会一时冲动拦住他的去路,

她挑的见面场合不怎么靠谱,总不能当着许多人的面说出陈年旧事吧。

可是,如此俊美仿若神祗的男人,邺京贵门千金皆心属的如意郎君,跟她简直是隔着两条云端彼岸。

真是姨母口中所说的那样?他是她的未来夫君?

来不及细想太多,起先奉命处决她的将士已然火速冒了出来,正准备要带她离开。

文幽兰见状,索性跑到沈寒衍面前。

从怀里摸出一件玉佩来,因为害怕他眼里不言而喻的阴沉,所以递给他也显得很没有底气,“王爷请看这枚青莲玉佩。它便是当年小兰与王爷定亲的信物。”

沈寒衍淡淡扫了一眼她纤若骨柴的手,再瞥向玉佩。

确实是青莲样,质地透亮貌似琼脂。

被她脏黑的形象一衬,反倒更衬得这块玉佩光泽上承,很像皇亲贵胄所佩戴的西国贡玉。

在他沉默两秒又拿起玉佩之时,文幽兰心底终于生出一丝小小的期盼。

她被冻发白的唇扬起一抹涩笑,慢慢道:“很小的时候,王爷还跟着福妃娘娘生活在宫中,小兰那时候被皇后姨母安排了与你们同住。虽然只是短短半月,但是福妃娘娘待我可好了,还经常吩咐小厨房做我爱吃的糕点。后来分别数年,王爷就全不记得了吗?”

提到糕点,她觉得自个儿的胃饿得实在难受。

就这么才站一会儿,却深感头晕目眩。如果她被他抛弃,今夜大概就会被活活冻死或饿死的吧。

沈寒衍将玉佩交给旁边的侍从,皱起眉头,“原来是国公府的人。府上两月前被满门抄斩,你不是早死了吗?”

“哪儿有咒人死的啊。”

文幽兰揪着衣角料,说话的声音绵润细致,“我没有死,是因为有皇后姨母全力保我,所以才会逃过一劫。并让我带着玉佩,徒步从平遥城来到邶京。姨母说过,王爷是我的夫君,定会好生照料我的。”

无论何时,她开口的语气听起来总是格外温柔尔弱,跟她明若春水的眼眸一样柔。

尤其瞳孔是浅浅琥珀色,发亮得像是装满漫天星辰,仿佛天生会施展无辜。

众士兵无一不惊奇。

沈寒衍微眯深瞳,淡淡吩咐:“带她回府。”

果然,姨母说的没错,她的夫君不会随便抛弃她。

文幽兰几乎忘却天寒地冻,眼眸弯似月牙冲着马上的男人笑了笑,弱弱问道:“能把玉佩还给我吗?”

沈寒衍蹙起墨眉,驾马而去,像是她的出现毫不存在,亦并没有掀动他眸光半刻留驻。

她就如此讨人厌么。

不仅国公府上下都不喜欢她。

还有她的生身父亲是谁也未可知,可姨母说过,哪怕世人都憎恶她也不打紧,只要有夫君在,便如同栖身港湾,再也不用害怕那些流言蜚语。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cnruyun.com/wp-includes/script-loader.php on line 2678